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yijun 在 20 Dec 2009, 10:51

她这影评猥亵了一部真正伟大的电影。
老实说,我没正经读过李银河的文字,也没正经读过王小波的文字,即使是在这两人被炒得最热的时候。不过,看了下这影评,也就可以想象这所谓自由主义学者的智识水平了:电影一点都看不懂,固然是她的权力,但也足够说明很多东西。

+++++++++++++++++++++++++++++++++++++++++++++++++++++++++++++++++++++++++
李银河: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狗镇》再思(2009-04-03 18:40:20)
标签:杂谈
自从我写了《狗镇》的观后感,所有的朋友都跟我急了。李春光急赤白脸地问这是不是真是我写的,准备去辟谣;林春来信说,我相信你写这东西的时候不是你自己了。我也很震动,想了好几天。把我给李春光的回信照录在此:

李春光,你好。
文章确实是我写的。是我看了电影后很震惊还没醒过闷来的时候写的,发在博客上,但是很快就删掉了。因为政治上肯定是不正确的。
但是我觉得摩罗他们批鲁迅也有点问题,有点似是而非。其实读尼采时也并不很喜欢,觉得他太不同情弱者了。但是他的非理性完全一无是处吗?我很喜欢福柯,他也深受尼采影响,跟自由主义有点格格不入。我在这二者之间有点想不明白。应当说我只是把自己内心的疑惑提了出来,并没有定论。
李银河

仔细想了想与此相关的论题,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个人问题还是体制问题。一个社会有人穷有人富,到底是个人的错还是体制的错?我上次多说了个人的错,是有偏颇的。可是我那样说时心里还想到中国很多农村的地主,不止一个了解农村、了解这段历史的人说过,大多数中国的地主富农都是勤劳致富,恶霸只是极少数,而贫下中农倒是比较懒惰和不聪明的,所以中国的土改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奖懒罚勤的(当然从政治上和把土地收归国有上是必须的)。有本书《半夜鸡不叫》就是给周扒皮翻这个案的。表扬贫穷没有道理。当然,这个个案不能证明贫穷都是个人努力不够造成的,纵观历史,横看当代,贫穷基本上应当说是体制造成的,是体制的不合理,不能怪个人。据说,中国现在的亿万富翁90%是高干子弟,这肯定是体制不合理造成的,绝不能说他们就该这么有钱,就是最优秀的人,最努力的人。
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从社会正义的角度讲,还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就是救济穷人,资本主义就是带来恶性的两极分化,富人愈富,穷人愈穷。所以像尼采哲学那样不同情穷人,不帮助穷人,是不正义的。社会主义就要大搞“杀富济贫”,当然是经济上的杀,不是肉体上的杀,就是要把从富人手里拿过来的钱为穷人搞福利,保障大家都有一个温饱体面的生活,不能“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国的基尼系数从70年代的0.2飙升至0.5,从全世界最平等的社会成为贫富差异最大的社会,是一个大问题,搞不好要出大乱子。
要自由还是要平等。人生而不平等,有人长得美,有人长得丑;有人聪明,有人愚笨;有人生在富人家,有人生在穷人家。如果只强调自由和公平标准,由于起点不同,社会就可能失去平等和正义。在这一点上自由主义与尼采有相通之处,都强调自由,忽略平等。这也是我以自由主义的立场会掉进尼采陷阱的原因。尼采的哲学适用于丛林社会,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有公平,没有正义。就像《狗镇》里的社会,谁强谁就出头,谁弱谁就活该倒霉。如果这个世界永远是个丛林,那可真成了人间地狱了。
一位终身怀抱理想主义的朋友设想过一个乌托邦的社会,在其中所有的人都有一份基本的生活保障,其余愿意从事高级的具有创造性的工作的人可以仅凭自愿和兴趣去做,并不一定要高额报酬。因为他对做这样的事情有兴趣(比如写小说,画画,作曲,跳舞),你给不给报酬他都会乐在其中。我没有认真对待这个设想,觉得太不可能,太离谱。可是我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非常大胆的想法。虽然历史上没有成功的先例,但是可以成为激励我们改良社会的一个遥远目标。我觉得它很像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当一个社会的财富积累到比较高的程度时,这未必不是一个社会改良的切实可行的方案。我强调社会财富积累这个硬指标是因为,贫穷的共产主义方案我们已经实验过了,失败了。
yijun
Site Admin
 
帖子: 4448
加入: 10 Feb 2007, 02:16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yijun 在 20 Dec 2009, 12:08

Las von Trier的《狗镇》,在我的标准里面,应该是排第一的电影了。(所以偶尔看到李银河那个狗镇狗屁评,才非常愤怒。)
先说容易说的形式。
电影艺术的本质是什么?是直接展现人与人的关系。情节,对白,表演,画面,音乐,服装,场景,...都是为此服务的。特里尔,好家伙,直接奔这个本质,直接就给你这个本质,这个本质之外的其他,以至于画面,音乐,场景,...一概极简,乃至于只给你一个平面舞台,房子,家具,街道,公园,田野,甚至宠物狗,都被简化为舞台地面的白线。
这不就是话剧吗?不然,他的布景比很多话剧还简单,更重要的是,他用特写、近景、中景,远景,实现了话剧无法实现的虚拟空间构造:
你作为话剧观众,只能在一个固定的距离上,看一个固定的舞台空间,而特里尔用他自己身上亲自背着的摄影机,跟随着演员的表达,跟随着人与人之间发生的事情,而时刻在运动着。尽管只是在一个空旷的舞台上,但他成功地做到了,影片开始不到1分钟,你就自然地进入了,那个20世纪初的美国小镇。
有人说特里尔这是一种电影形式的创新,我倒觉得毋宁说是,在直奔电影本质的同时,对形式的有意无视。
回头来看,诸多的那些追求电影形式的所谓大师们,特别是一大堆追逐那些大师们的大小导演们,斤斤计较于画面,光,色,景,服装,装置,。。。是不是显得很低能?
yijun
Site Admin
 
帖子: 4448
加入: 10 Feb 2007, 02:16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yijun 在 20 Dec 2009, 13:16

再说内容。
贯穿在特里尔的几乎全部电影里面的,是对人性的抽象探讨,只不过是采用最具象的形式-电影里的事件模拟试验:设置一个环境,放进去几个人物,然后看,这几个人物基于各自的人性,会发生何等相互作用,从而推进事件的发展演化。
当然,很多的电影都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大师与小师的区别在于:这个事件的演化是否合乎人性的真实?事件中人物的设置是否具有足够的力度,足以在其所经历之事件的演化中,籍以揭示人性的深度?
特里尔在《狗镇》里面,正是设置了多个均极有力度的人物。

第一女主角,是一个社会既有秩序的叛逆者,但对人性的理解,一开始还只是停留在理念的层面,只是在经历了影片中的整个事件演化之后,才获得了更深刻的认识。
第一男主角,是一个内心的观察者,但是其价值观所具有的自我欺骗性,使得其私欲最终战胜了其浅表的道德,而堕入罪恶的深渊。
其余多个男女配角,都可以说得上是芸芸众生中的各种典型人物,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极端环境下,都无一例外地滑向罪恶的深渊。
估计很多观众都会质疑,何以特里尔要把人性表达得如此黑暗?也会有李银河类型的观众自问自答,都是贫穷惹的祸,因为贫穷,所以滋生罪恶。
只能说,李银河之流,智识水准不达标,不应该被带入《狗镇》放影院。

贫穷,在特里尔手里,只是一个道具,正如特里尔在他的《Breaking the Waves》里所使运用的宗教道具、在《Idioterne》里所运用的精神病道具一样,是用于构筑一个陀思妥耶夫斯基类型的极端环境,而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普通人扔进一个极端环境,然后看普通人们会如何面对考验:会有《黑暗中的舞者》与《Breaking the Waves》中的女主角那样的悲剧英雄;更多的,是一群群被剥光衣服的赤裸小人们。
特里尔就是如此不倦地从事于同一件事:告诉人类,你们的心灵状态,远非完美,轻易就可滑向罪恶!
因此,特里尔和尼采是同一路的人,籍由揭示人性的缺陷,而呼吁人类急求进步。
yijun
Site Admin
 
帖子: 4448
加入: 10 Feb 2007, 02:16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Wuzhideren 在 21 Dec 2009, 19:49

李应该本就是标准的傻大姐吧,不过犯糊涂到如此一脑门糨糊估计是傻之外再加上状态不佳,但观其一贯行事,也没太多意外。我是觉得人太过养尊处优了如果本身智识能力又不够,是很容易妄言一些脱离自身语境的话的,李应当算个例子。至于《狗镇》,记得我也写过段观后感,找不到了。总之跟贫穷什么的根本没关系,片子里就没对哪类人的人性说过好话,包括女主角自身还有她爹这个有钱人,这片子给我的震撼是导演成功的摧毁了我对人性的童话幻想,之后带来的快感是血淋淋的血肉崩离的感觉。好玩的地方是李能扯到鲁迅身上去,地球人都知道,鲁迅对穷人是多么饱含感情,连这都没读出来,白瞎了张留洋博士的文凭。
Wuzhideren
 
帖子: 681
加入: 13 Feb 2007, 23:09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Lee 在 23 Dec 2009, 01:44

这不仅是水平问题认识问题,更是立场问题本质问题。如果是前者,尚可用批判的武器晓以大义;倘若是后者,只能用武器的批判来大张挞伐以“尽量封杀这种人在国内的发展空间。就算是人家说我狭隘阴暗也在所不惜。”(wxmang语)
Lee
 
帖子: 156
加入: 15 Mar 2008, 22:12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yijun 在 24 Dec 2009, 20:56

中国现代社会之所以合理存在这么一批思想奴隶,大概也是源于这百年西化震撼的余波吧。
随着局势的改变,这群人的生态地位应该会日渐西落。
yijun
Site Admin
 
帖子: 4448
加入: 10 Feb 2007, 02:16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夹生 在 27 Sep 2010, 23:06

嘿嘿~ 上面的各位,别太自以为是。已有些许为了‘口舌快感’了。

李讲的贫穷的罪恶,我也认为有些太表面,也片面。但不能否认是真实的有
楼主讲的人性的缺陷正好弥补了这答案,人是应该从内心反省,提升。但单纯讲这个,离答案更远。人本身就不是神,不能脱离开动物性,没办法完美,抽象地说道德很荒谬。
贫穷和人性缺陷,这外和内的两方面原因造就了恶。举例说明,已经发生的刑事犯罪中,穷人占的比例更多,无论中国还是美国。美国的黑人和拉丁裔是监狱里的大多数。富人的人性缺陷同穷人一样,一点不差,但温饱足而知礼仪,掩盖了而已。富贵而思淫欲,他们的缺陷触犯道德的多,违法的少。

道场,讲理的嘛,直接说人智识低,还提议剥夺人家看电影的权利,很没意思。
夹生
 
帖子: 16
加入: 12 May 2009, 09:23
地区: 青岛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yijun 在 27 Sep 2010, 23:41

讲理,作为影评,前提就是先看懂电影本身,然后针对电影本身来讲理,而不是打着影评的旗子,挟带私货,讲另外的理。
我不反对李讲另外的理,只是拜托她别打着影评的旗子。
不过说实话,如果李银河同志是单纯一篇要说她的那些另外的理的文章,我根本不会有兴趣看,更不会有兴趣转载。她的智识水平,也就是做一个文青的程度,做不了社会学者。
仅仅,仅仅只是因为她打着《狗镇》这部电影的旗子,我才有兴趣评论她,因为,我觉得若有人因为她这篇文章,而对《狗镇》形成误解,是不幸的。

至于你帖子里讲的那一些理,也与电影《狗镇》无关。
yijun
Site Admin
 
帖子: 4448
加入: 10 Feb 2007, 02:16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Wuzhideren 在 28 Sep 2010, 03:25

:lol:
如果无所顾忌的犯傻算是一种权利,那么楼上上的就必须承认,骂这种人也是一种权利了。
我觉得有些事情超出讲道理的层面了,就如Lee所说,是立场问题,立场问题历来就是斗得你死我活的事情,跟什么道场不道场的都没关系,谁能没个立场呢?

话语权还是要争夺的,不然道理就写给自己看吗?那还不如关张拉倒了呢,鲁迅所以刻薄,不也是同样的道理么。
假如鲁迅跟林语堂再世,二人相对,是不是能够稍微互相理解下,这个我说不好。但是楼主跟李银河如果相对而立,必然是背向而驰那是绝对的,因为相差的太远了嘛,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Wuzhideren
 
帖子: 681
加入: 13 Feb 2007, 23:09
地区: 北京

Re: 请别带李银河同志进影院-也谈谈《狗镇》

帖子夹生 在 29 Sep 2010, 00:17

首先要感谢楼主有兴趣同我谈。
讲理也有狡辩的,白马非马,似是而非。
前提是看了电影,而不是‘懂 本身’,什么叫‘懂’?什么又叫‘本身’?楼主的道理似乎是自己才能掌握这个标准,岂不是先剥夺对手讲话的资格!
还有‘挟带私货’岂不是除了同意就没有观点!
即是李讲的荒谬,您应该渡她才是,这不是大乘吗,哈哈

PS. W先生 讲的‘立场’还有‘斗得你死我活’我是很反感的。话语权是基本人权。
鲁迅和林语堂倘使再世,也绝不至如此。另外,鲁迅的开骂我也觉得很低级。
夹生
 
帖子: 16
加入: 12 May 2009, 09:23
地区: 青岛

下一篇

回到 艺术


谁在线

本版乘客: 没注册乘客 和 1 路人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