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ov 2005

Date
  • All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使用,是消耗还是改善?

小侄女坐在我的双腿上,抓住一支笔,在纸上来回画。
我目睹的,是一个新的开始,于这个世界的一个新的生命体的一个开始阶段。
她出生以来,感冒过2次了,每次,都无非是一次对于病毒的适应,或者说对于疾病体验的一次适应,她的身体,或者说她的心理,都由此而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应对经验和设施(例如抗体)。
然后我想到了过去和死亡,我们,任何人,都有要抛弃这个肉体的某一天,我们使用这个肉体,从如此生机活泼到衰老。

中间,我们还经历了很多。

面对这样一个使用的过程,绝大部分生活的事情,都换了一种意义。
[http://faculty.washington.edu/smcohen/433/Aristotle.jpg]
过去一个叫Aristotle的人的雕像

练功的用处

常常向人鼓吹练功,当然也知道这么鼓吹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常人要建立生理自觉性,真的需要一个心理势态,更需要一个机缘,这是智慧的普遍状态所决定的。
那么反躬自问,练功有什么用处呢?被鼓吹的人也常常这么反问我,一般情况下这是个不可言的问题,不过今天有点可言的了。
记忆中没怎么感冒过,但并不是说不会受到感冒病毒的攻击,每个人受到攻击的机会大体都差不多的,而感冒也常常是诱发其他疾病的基础疾病,一般在环境有异常或者身体有弱点时,我是打几个喷嚏当呼吸道排毒就完事。
昨天生理状态不好,到晚上感觉到有了点感冒症状,上呼吸道感染症状都出来了,于是晚上睡眠用心做了点功夫,很简单的一个做法,往通体轻安方向走,今早起来,就全然化解了。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