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2008 - Blog entry

如何评价一幅书法作品的缺点?

底下这两位谈论到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就是以什么标准来评价一幅作品的缺点,呵呵,谈论一幅名作,好在哪里,可以天花乱坠,不会有人指责你没眼光,至多只能说你就是一个粉丝,没辄;如果要求你评论其缺点呢?完了,估计很多人就不敢开口了哈哈!
---------------------------------------------------------

Quote:
和平时代

古代艺术品收藏中的“新股发行”
2008-03-07 作者:宾南
宾南/文

古代艺术品也有“新股发行”?对于古代艺术品来说,会有“新”东西加入到原来的收藏领域内吗?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不同的领域,“新股发行”对原先的艺术品价格也会带来不同的影响。

生涯的问题

最近guo遇到一些生涯方面的问题,通过一些沟通,发现那问题牵涉甚广,所以想在这里继续探讨一下。

这个问题让我回忆到自己的一些经历。
高中毕业后,我有3年的时间,是呆在家里。我父母给我在他们的单位找了一个工作,每天上半天班,做售货员,销售农业机械机具,其余的时间,就是看书静坐。每月工资不高,一百元上下,基本用来买书了。当时,我觉得那样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也准备那样生活一辈子,从生涯的角度上。

能力的问题

 其实生涯啊,得失啊,情绪啊,责任啊,理想啊,条件啊,等等等等,都是初级的问题。把它们都彻底解决后,所谓彻底解决,其实就是彻底抛弃,...彻底抛弃,当然不是指免责扔掉,而是指内心从那些乌七八糟的问题解放出来后,剩下一个清清爽爽的自己。

然后,你就面临最后的一个问题:能力的问题。

中国画为什么不在意透视?

中国画为什么不在意透视?
由 yijun 在 Sun Mar 02, 2008 10:46 pm
今天在仔细看一幅南唐时的佚名景物画时,突然知道了,为什么中国画不在意透视?
那 幅画以一个巨大的水力磨坊作为主体,磨坊建设在一条河边,河边就是城门,往来商贾繁忙,河上有不少运粮船,酒肆、亭楼、...一派很热闹的样子。因为画面 表现那个水力磨坊的结构非常清晰,几乎可以画出整个水力磨坊的机械结构图出来,所以我特意观察了画里建筑等物体的透视关系问题。显然,不是很准确。但,如 果要做到非常准确,几乎可以断定,这幅画就没法表现现在这个样子所能够表现出来的那种感觉!

《论语》真的很重要吗?

唱个反调。
从单纯思想的角度,我个人认为论语并不重要。
论语的重要,只是体现在社会学的角度上。

若从对社会的作用而言,其实管子远比孔子重要。我觉得孔子之所以在后来抬到如此高的地位,以至于有所谓儒家,被外国人不明就里地认为是中国之一门主体宗教,呵呵,其实是别有缘由。

我倾向于认为孔子在34岁或51岁时去找老子求学一事是真的,在《礼记.曾子问》《孔子世家》《孔子家语.观周》《庄子.天运》这些书里面都有记载。孔子对老子的崇敬也是可信的,因为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

为什么中国的音乐比较少?

最近听了不少音乐,我对音乐的态度是完全开放的,只要能够打动自己,就算好音乐。
一个有点可悲的感觉,相比西方积累下来的那么多的音乐,得到继承,得到演奏,得到录制发表,能够找到的中国的音乐,就太可怜了点,一张碟又一张碟,总是那么点曲目,好不容易看到点新鲜的曲目,一听之下,不是伪作,就是恶俗之作,从音乐本身的恶俗,到演奏本身的恶俗,到整个唱片产品定位与包装的恶俗,大量的曲目都是现代人恶俗的伪造,只是假冒古曲而已。

哎,中国真的需要产生自己的音乐创作者。

偶尔也想,去掌握某种简单的传统乐器。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