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jun's blog

尼古丁的寓意

成瘾性是一个已经有意学究化了的字眼,但还是掩饰不了其中人类的尴尬:我们一有机会就会吹捧意志的自由,声称我们人类因自由心灵而傲立于此物质世界。但,回到座椅,抽出一支香烟,自己可能就知道了,那其实是大话,马克.吐温莞尔一笑:“戒烟其实非常容易,我已经戒了好几百次了。”
人就是一种动物,就是一个物质的结构体系。这点是所谓科学一开始就低调承认的,所以后来人们就更精准地发现了令唱高调者汗颜的,是烟草里面所包含的一种简单的有机分子,尼古丁。
nicotine
尼古丁(nicotine)的分子结构以及它在人脑发生作用的地方

纯朴年代

图像,是人最粗朴的感知,视觉,本体感觉,乃至听觉,都应该参与了图像的构成。
人对于世界的理解,通向概念之形成的理解,正是始于这个图像。
从图像当中最早形成的概念,似乎是图形,而表达人获得对于图形的领悟,可以是身体的依照图形的运动,更明确的,是能够绘摹图形,例如直线段。
这大概就是几何的起源,构成那个纯真的经典世界图景的基础框架,空间概念由此开始成长。
西安半坡遗址(约7000年前)出土鱼纹陶盆
西安半坡遗址(约7000年前)出土鱼纹陶盆

随着几何经验的逐渐丰富起来,纯真年代的另一个要素-因果律开始参与构造那个图像的世界:几何背后的原因。

宇宙的舞台

宇宙的舞台

宇宙的一切活动总是在时空当中进行的,我们对于一切宇宙现象的观察,从粒子到宇宙的视界地平线,都是站在一定的时空位置,来感受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沧桑变幻。时空,就是这个我们置身其间的宇宙戏剧的舞台。对于这个舞台,人类最初的日常直觉是很简单的,但随着人类对于这个舞台上发生的事件看得越来越清晰,大量的事实要求我们不得不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时空舞台本身,使得我们在看到以物质为主角的戏剧高潮迭起的同时,看到时空舞台本身也愈加神奇,从一个恒稳安静的框架,变为一步一胜景的时刻运动着的,甚至可以暴膨,卷曲和穿洞的妙不可言的活动大舞台。这个观感的历史,就是人类物理学与宇宙学进步的历史。

理想是顽固的

理想是顽固的
-爱因斯坦:“这是思想范畴里的音乐性的最高形式。”

普朗克在20世纪的第一年,抱着一个名叫“量子”的新生儿站到了世人的眼前。不过,如果仔细地观看普朗克的表情,会察觉更多的是茫然。因为他是在考虑一个非常具体的经典问题时,作为一种权宜的手段而被迫引入量子概念的。所以普朗克很小心地避开了“量子”给人提出的尖锐问题:如果在单个原子的辐射发光行为当中,能量确实是一份一份出现的,那将会在多大程度上和当时作为物理学基础的力学和电动力学产生直接的冲突?

世界从此有了光子
5年之后的1905年,供职于瑞士专利局属于最低级别的三级技术员爱因斯坦,无畏地接受了量子新生儿的挑衅眼光。在3月份撰写的一篇名为《关于光的产生和转化的一个启发性观点》的文章开头,他循着一条直截了当的途径,抓住了问题的实质:物质是由一个个的原子组成的,按照经典的电动力学,一个个的原子运动所激发出来的电磁波被认为是连续变化的,这里面的矛盾一直没有被深究,而爱因斯坦则干脆提出,电磁波本身也可以看成是一份一份的,这就是所谓的光量子(光子)。

肉体于此刻凋亡,鲜花在别处怒放

消逝了的是什么?不会消逝的是什么?
我们没有别的出路,只有承续没有消逝的逝者。

今日正式开始启用wordpress引擎

以便于更新。
整个网站结构也将因此逐步加以调整。
逐渐发现wordpress于我还有不算完善的地方,喜欢一个主题随意写几句,因此要把一个主题说充分了,是零碎的一个多日的过程,这样一种更新模式是现有构架无法表现的,不过这个日志的功用,本来就将只是一个全站索引,时间标记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