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略说“易”

整个宇宙,巨细无遗,其本义为何?
为易。
这个“易”,就是《易经》的“易”,那个同时蕴含多个涵义的“易”。

变易

先说它的第一个义,变。
变,改变,对现状的否定与变易。这里所谓的否定,不是指排中律里面的那个否定,排中律的否定是初等逻辑里面的否定。这里所谓的否定,就是指对此刻状况的改变,自觉的改变,而不是被动的流变。注意,这里自觉与被动之差别,是最为核心的涵义。

人生常常被分做两端:自我与世界,内部与外部。
感知、意念、认知、思维、意识、观念、思想、意志、理论、概念、意象...凡此一切,皆被纳入自我,凡此一切,其唯一意义,就在于改变自我的效用。若如此,我们把凡此一切,归纳总成为,修行。
因此,凡此一切,若不能落在实处,即是虚妄。而落在实处,即是变易自我气质,直至生命本体。
这是一个彻底解决了一切价值观疑难的答案,真善美的终极答案,也含于其中。

知识、操作、观察、测量、行为、实验、技术、建造、生产、科学、组织...凡此一切,皆被纳入世界,凡此一切,其唯一意义,就在于改变世界的效用。若如此,我们把凡此一切,归纳总成为,作为。
而作为之实现者,自我也。因此,凡此一切,若不能遵行自我修行之道,即是妄作。而遵行自我修行之道,即是不动则为默存,一动则必发乎内在根源。
这是一个彻底解决了人类行为困惑的答案,真善美的终极答案,亦含于其中。

上面的断言,可以有很多重要推论,大体例举一些。

1,科学的目的不是追求真理,而是获得效用。科学的唯一判别条件,就是效用,而不是什么可证伪可重复之类的。

真理,本就是一个虚假的词汇。实在,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那么,已有了实在,我们还需要额外的真理吗?纯属多余。
有人说,真理是对实在的叙述。问题是,谁来叙述?如何叙述?
谁来叙述?只有人,这个世界只有人,才能进行叙述和作为听众。而人的本义,就是变易自己,而成就新的实现,其如何能够叙述出一个彻底已知的实在呢?
如何叙述?才足以称为是整个实在的完整对应物?进行描述,还是揭示因果?逻辑上,这都是根本没有止境的推求过程。

效用,就是我们整理出自己的所谓科学的唯一理由,无论是在知识的层面,还是在思维的层面,创造出一个所谓科学的领域,以便推进我们进一步的效用。
这就为什么我要说中医这一类古典思维与实践的成就,同样属于科学的范畴;而人对于自我的修行与自我的知识,也自然属于科学的范畴,只要我们尊重效用。

参见:科学的必要条件是可证伪与可重复吗?

2,修行何以于人是必须的,只要是人。
我在《意识、意念、观念、认识、思想的诸种作用》一文中,尝试讨论人之所谓自我的本义,把人之所谓自我的种种内容物,纳入效用的评价,并从效用本身,阐述真善美价值观的自然属性,而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人为选择与规范。
要而言之,人之所谓自我的种种内容,唯有被纳入修行的范畴,才是人应该的意义,否则,其人必然是后退堕入机械宇宙,从而全然废弃了其本来具有的意义。

3,价值观的问题。
何谓价值观的问题?就是如何选择的问题。
选择,是我们几乎在任一场景中,都必须面临的。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是一个价值观问题。
我们所赖以进行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有多种典型的答案:
(1)-某个利益;
(2)-某个目标;
(3)-通行的选择;
(4)-自然之道。
表面看起来,这里面(4)是最理想的,因为那样就解决了价值观选择的学理问题。但也有很多人不认同这点,因为他们认为,选择就是选择,自然也好,宇宙也好,是中性的,不可能给人规定答案。
确实,往往宣称遵循自然之道或上帝法则的人,都是智识偏狭的人。在宗教人士当中,这种类型的人大量存在。
但是,即使是不预设任何立场,纯粹站在客观的立场,我还是可以得到一个断言:如果一个人声称在任何一个场景中,都能够找到其价值判断的自然根据,并予以理性阐述,那么,他/她必需籍由个人体证,根之于实在体现,而得到其结论。而如果只是一个信念,或者观念,或者思想,或者逻辑,那都是不可靠的。

所以你看,尽管我在前面已经声称,易,作为整个宇宙的本义,已经足以回答价值观的问题,但是,我并没有给予足够的解说,因为,终极的答案,需要经由结合每个人自己的体验,来逐步得到验证和认知。
而我所能做的,仅止于如此宣称而已。

简易

易的第二个义,简易。
当我们谈论“简易”和“复杂”时,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不是指事物的本性,而只是在谈论我们自己的能力:事物本身无所谓简易与复杂,只是当我们的能力足以使得自己形成一个清晰的认知图像,就称呼对象为简易;而当我们的能力不足以形成清晰的认知图像时,则不得不称呼对象为复杂。

这是一个令人尴尬,但却是事关重大的事实。
例如,乘法和加法,是我们能力范畴当中,非常简单的动作;然后由乘法与加法,组织出一个线性空间,同样是非常简单透彻的对象;然后,我们尝试用线性空间作为基本工具来逼近尽可能多的真实世界对象。
最后,凡是能足够被线性空间逼近的对象,我们称之为简单的;凡是不能良好逼近的,我们不得不称之为复杂的。
类似的,我们还用各种群来作为工具,描述物理对象,并从中获得简单与复杂的感受。
实际上,这都只是与我们的认知有关,而与真实世界本身无关。

那么真实世界本身又如何呢?对于任何一个真实对象,既然无所谓简单与复杂,那么,它就是简单的,为易。
无所谓简单与复杂,是因为这只是自己的相对局限;它就是简单的,是因为世界具有可知的本性。
一个事物只要是可知的,那就是可以予人以清晰图景的,那就是简单的,为易。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整个世界,为易。

不易

易的第三个义,不易。
不易,就是告诉你,这个世界具有确定的本质,而不至于永远令你无从捉摸。
这是我们必须设定的最基本的前提,没有这个前提,我们这些人就变得毫无意义。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