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

平庸,就是缺乏清晰的世界观。
什么叫清晰的世界观?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玄乎的内涵,而是很简单:

一个人所可能面临的所有事物,组成其世界;
如果对所有这些事物,都有清晰的判定,最重要的是,都有对其价值的判定,从而任意拿两样东西出来,在任何情境里,都能比较其相对价值,这就叫具有清晰的世界观。

这就意味着,这个人在任何情况下,不管怎么思考,总能够坚定地进行选择。
缺乏这样一个清晰世界观的人,就叫平庸。
这个定义其实是中性的,因为不涉及具体的价值观内容。这就意味着,哪怕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盗,总能够决断而行,那在这个定义下,也不是平庸的。而实际上,按照世俗的看法,也是不平庸的。

世人之所以抱怨自己头脑混乱,无非就是因为自己难以做决定。处于这个境地的人们,其实是蛮可怜的,但是,慈悲,并不能帮助到他/她们。因为,唯一的救赎主,是每个人自己,决定自己要进步。
对于甘于平庸的人,历史是无语的。

所以说,建立完整的价值观,是人生的第一步成长。
至于第二步成长,则是致力于该价值观系统的内在圆满和和谐。
简单说来,就是当你对几乎所有事物都有自己明确的价值观之后,再来考虑这些价值观之间,是否相容,是否和谐,是否圆满。

还有第三步,则是该价值观系统,是否具有最高的智慧。这个阶段,则整个人类,只有极少数人达到,并在致力于其中。

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还处于第一阶段,所以,那些所谓的立志书、心理书、...才有如此大的市场;而日常生活中的无数类同的悲喜剧之所以发生,也正是由这一个状况所决定的。
少数受到良好的文化教养的人处于第二阶段,所以,那些宗教、哲学、思想、艺术、处世哲学类行业,才得以成为需求。
极其少数的人,可以被看作是专致的修行者,处于第三阶段。只有进入这个阶段的人,才面临绝对判断的问题,也就是不再只是满足于形式上的自洽,而是更进一步在内容上,对所有事物的价值观内容本身,进行绝对判定。

这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存在大麻烦。
第一阶段的大麻烦,是要求人们成为生活的明智者;
第二阶段的大麻烦,是要求人们成为学问的大成就者1
第三阶段的大麻烦,是要求人成为修行的大成就者。
每个阶段的目的地,对于处在该阶段的人们而言,都是需要付出艰辛、甚至艰苦卓绝的努力的。

  1. 1.

    敢于直面自己的平庸,是需要一种客观的勇气的,而认识到自身的平庸,需要在时间中慢慢的展开。失败的人生是,越来越意识到自身的平庸,整个人,在慢慢的坠落,最终发现,自己已然在生活中残废。人,一旦沉浸在自己一厢情愿的白日梦里,是非常危险的,往往,幸运的是会被自己的敏感所拯救。并不是生活对人的无情,而是人对自身的无情。
    感悟,或者思想,在静静的深夜,如音乐,或流水一般,盛开在虚空,舒缓的浸润你,灵魂忽然变得很轻,也很开阔,仿佛来自虚空的销魂之感,弥漫在周边的黑夜里。此时,我才感觉得到是时间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择了时间。
    记得yijun以前有过生活是如此的浊重之感,如今我感知到的不仅如此,而且是支离破碎,所有的胸怀和气度,都被日用货色所粉碎。

    你所描述的这种平庸,大体属于我所谓的第二阶段。
    处于这个阶段,最辛苦的问题,是知行合一的问题。
    这个时候,似乎,绝大部分自己能够感受到的选择,都可以给出明晰的答案,但是,实际的境遇,会揭露出,自己的很多观念之间,充满了矛盾和冲突,最严重的,是意识层面的观念,与行为层面的主宰者,矛盾着。这种矛盾,直接产生了所谓的知行难以合一的尴尬。
    所以,我前面所谓的“学问的大成就者”,并非世俗意义上的学问者,而是一切观念一致相容了的,包括意识与自我行为之间,也已一致相容了的。当然,这所谓的“一切观念”,也还是有保留的,因为,在基本的观念上,是有可能悖逆绝对判断的。那种情况下所成就的,可被称为终极的恶者。也因此,才有我所谓的第三阶段的存在。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