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吕洞宾

不象丘处机那一类进入了正史的道士,吕洞宾是一个已经几乎完全被传说包裹的人,所以,吕洞宾的真实历史,已经不是很好的入手之处,幸好,我们还有不少围绕吕洞宾的道理,从这些道理入手,则还仍然有希望抓住这个人。

吕洞宾的师父是钟离权,而钟离权本身也是一个十足传说的人物,不过不碍事,师徒间论道的材料,先不论其真伪,还保存了不少。

吕洞宾正式拜师跟随钟离权之后,钟离权接着就外出了一段时间,留下吕洞宾一人自己念书。钟回来后就问吕,“子在是岑寂,得无亿归否?”吕回说,“既办心学道,岂有家山思乎。”
钟离权:“善哉。汝等不知分合阴阳之妙,守阴则只是魄,存阳则只是魂,若能聚魂合魄,使阴阳相合,魂魄同真,是谓真人。”
吕洞宾:“魂魄冥冥,至理甚深,何以全形?”
钟离权:“慧发冥冥,泰定神灵,神既混合,岂不契真?金形玉质,本出精诚,大药既成,身乃飞轻。”

这段对话中谈到的分合阴阳之妙,确乎是初学者最要紧的门槛。

其实吕洞宾自己,对于那些被附会传说的所谓事迹,也有明确的说明:

予儒人也,晚参大道,脱弃尘缘,名曰修炼成仙,实尽本于孝悌忠信、高大精微之学,故得气行宇宙,岂漫言飞升尸解者流耶?世不察,以为方外旁门。天高地厚,日升月恒,又恶用此鬼诞为也?昔故降鸾立教,频引孔孟之言,与河洛相表里,必待学者积累修成,无愧无怍,然后心神宁,灾厉退,内功可成,天恩可遇。即不幸而杀身成仁,亦自贯虹霓,驱神鬼,安得尽入深山,游穷海,以为至人再出耶?至于乩符托迹,时隐时现,不过悯凡夫之愚迷,而稍引之正,又安得执涂人而语以幽明之故耶?
--《文昌帝君玉局心忏》后序

同样的针对神迹的态度,也出现在一些道士对王重阳的评论上:

若其出神入梦,掷伞投冠,其他腾凌灭没之事,皆其权智,非师之本教。学者期闻大道,无溺于方技可矣。
--刘祖谦《重阳祖师仙迹记》

世之所谓得道者,必详其迹之所为;所谓得仙者,必议其事之怪诞;所谓长生者,必欲留形住世而已。殊不知神变出异,幻惑靡常,乃好奇者之所慕,诚道家之所谓狡狯也。至于自本自根,自亘古以固存而不坏者,岂寻俗之所易见易知哉?祖师之来,传此而已。
--姬志真《重阳祖师开道碑》

选几首吕洞宾的诗:

独自行来独自坐
无限世人不识我
惟有城南老树精
分明知我神仙过
--闲题

水火酿成万古人
金鸡玉兔两分明
从来好事惟阴德
默默虚空最认真

此处全凭大段神
星桥驾处有真金
阴功二字踵心息
万圣工夫尽付君
--题悟真西江月第十一阕

水云游遍乾坤小
花落花开人易老
闲来飞过洞庭秋
铁笛一声天澹扫
--秋过在园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