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一种普遍的爱好

在今天的arXiv上看到一个显眼的大题目:How and Why the Universe Began( http://arxiv.org/abs/physics/9904054 ),呵呵。
有意思的问题不在于民科现象,而在于,思维何以属于一种普遍的爱好?而思维是否具有好一些的能行性并不重要,世界上凡是属于多粒子系统的现象,本来就是具有内在分布的。
这个问题令我想起将近1岁的小侄女,这一段总是强烈地要求获得打电话的实践机会,一旦抱住话筒,她可以叽里呱啦地用爪洼语说上1小时。
很难说她单纯只是要模仿,好奇和实现,简直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要求。

为了一个专致的目的,暂且剥掉一般所谓民间科学当中参杂的功利驱动因素,一个思维事件的展开,无论如何,是需要一个内在的驱动因素的。例如那个大题目,本身就是代表着一种典型的驱动力:呈现在日常言语当中的问题。

为什么说是“呈现在日常言语当中的”问题呢?
个体的认知发生历史大体就是这样展开的:首先由无语言能力的婴幼儿时期进入的是日常言语世界,这个世界的大体构成是在儿童时代,这个时代的文字阅读和环境体验,可以使得个体非常自觉地建构这个所谓日常言语世界。显然,只要是正常的儿童,其日常学习能力是很少受到挫折的,不管是通过环境交往还是通过文字阅读。

在部分儿童那里,第一个可能的挫折,是发生在思维能力的某个精致化要求上,例如数学能力,动手能力,观察能力,写作能力等等,这方面的教育心理学已经获得大量的素材。

恰好,科学,是我们今天这个教育体系相对比较成熟的一个思维训练规范,这里我不去分析这个规范本身的特性,而是只考虑这个训练规范所起的一个遴选作用:个体或者停留在日常言语的世界,或者,或多或少地在超出日常的知识环境支撑下,具有相应于该环境复杂性的理解能力。

在这个视角下,所谓的民间科学家是值得尊重的,因为他们竭尽所能了。

问题仍然是:人试图理解,这个事情的涵义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追逐智力成就?]]
[[Lindemann的争气故事]]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