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狭义相对论作为一个逻辑的结果

似乎,通过整理几何,特别是牛顿刚体力学的完备,而表面上安抚了对于空间的困惑,但,光,却颠覆了这一临时的安稳。

在一个通过刚体来表达空间之存在与属性的古典世界里,Euclid几何通过约定所谓公理,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让我们暂时安稳于一个逻辑通贯的关于我们可以如何在空间中行事的描述,但不幸的是,这个空间当中的角色不止是刚体,至少还有圣经所言上帝最早给这个世界创造的-光。

光,一直以来都是扮演喜剧的角色,似乎并不具有顽皮颠覆的性格。只是在我们发现了电磁现象,并获得一种被称为的暂新经验之后,才发现光其实具有非常深奥的身份-作为我们视觉的感受对象的光,无非是电磁场传输能量之波动形式的一些成员。

而对于电磁场,作为经验的总结,在我们所设想的具有连续性的空间(Euclid几何用连续公理约定了这种连续性)当中,是用Maxwell方程组(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描述的,而当这样的场在空间延伸时,正如刚体的空间延伸向我们演示出一个古典的世界那样,电磁场的空间延伸则出乎意料地颠覆了那个刚体空间的世界,从而使得我们进入了经典世界。

古典空间和经典空间有何不同?不同在于场的延伸,或者说传播,具有一个独特的性质,即具有一个速度常量,表述电磁波的传播速度总是一个与任何参照系无关的常量,一个Maxwell方程组所固有的比例常量,后来称为光速。

[[光速怎么来的?]]

电磁波在空间里的传播,或者说光在空间里的传播,具有一个内在的与测量参照系无关的速度,这样一个内涵于已经非常完整的经典电磁理论当中的结论,使得我们看到这个随着光的传播而延伸的空间,或者说以光而展开的空间,具有与顺着刚体而展开的空间完全不同的结构。这是一个基于光速不变的依靠逻辑推进的理论描述过程。

要推演出这个新的时空结构出来很简单,就是让一个在刚体的意义上延伸时空的运动物体,同时也引发电磁场延伸时空的事件,这就是爱因斯坦最初所考虑的主题:动体的电动力学。

[[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