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资本主义和娱乐结婚

很久以来就有一种说法,甚或已经是一主流的观念,所谓资本主义精神,是迄今人类现代化进程的主要驱动。
在做旧石器考古时,发现一串装饰用小石珠,会成为一个非常典型的符号,表达该遗址的主人们的文明水准。
娱乐,我相信是人作为一种动物的天性,因为我的侄女1岁半了,迄今为止我的观察是,她一直以来就以一种娱乐或者说游戏的观点看待这个于她而言日新的世界。
所以一个我认为基本稳妥的结论是,娱乐和资本主义,两者的本质相同点,都是投合了人类的某一方面的天性,或者说欲望。

资本主义这顶帽子底下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这里不去揭他,从微观来看,要实现一个产品在自由市场的销售最大量,是这种社会运转的基本动力单元;而实现销售的市场前提,是能够抓住消费者的需求:或者是满足已经明确的需求,或者是经由刺激新的需求。
所以这个社会的运转,最后还是落脚在市场消费者的需求上。

一切面向需求的社会,显然比一切面向既有阶级秩序的社会,要进很大一步。

固然,法国大革命肇始的解放运动,是人类文明史上非常伟大的一步,但客观上,那种解放的主要结果是释放出需求。这里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娱乐被发现可以成为非常好的商品。

娱乐作为商品,本身并不是多么伟大的创意,而只是非常古老而普通的交易行为。
但当人们运用资本主义的一切商品技巧于娱乐的时候,就进入了人类精神发展的一个新历史阶段:世俗化的时代。

Comments

的确如此

西方学问基本上建立在人的各种欲望的满足上,这一点与中国文化(重人伦)和印度文化(重解脱)的出发点有根本的差异,对于个人来说,却必须在各个价值层次上取得平衡,取舍之间,就需要各自的智慧和福气了。

给你的邮件不知道收到了没有?希望你不会责怪我的鲁莽。

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

“各个价值层次上的取舍平衡”,也确实是有意思的角度:)
我给你回信了啊,不知是否收到呵呵
有空可以用线上聊天工具:
msn:yijunmao at hotmail.com
google talk: yijun.m at gmail.com
这段忙于俗务,希望能够有时间就很多有趣的事情来跟你讨论:)

哦,对不起

看来是没有收到。

我不使用了,现在我使用yichenye@msn.com或者

麻烦你再发一次,或者等那天有空再聊,谢谢!

与yichenye的聊天记录

偷个懒,很久没有更新这里了,征得yichenye的同意,把一段聊天记录贴这里,算一页场记。
——————————————————————————
逸尘 说:
忙吗?
yijun 说:
你好
逸尘 说:
你好 等你的信很久了呢
yijun 说:
不好意思
yijun 说:
我记得很早就写了回信
逸尘 说:
没关系 我只是没有懂你说的那些话
yijun 说:

yijun 说:
例如?
逸尘 说:
等一切都消失以后
逸尘 说:
时间是我们最奢侈的[=>|http://krsna.lamost.org/engine/node/516#comment-230]
逸尘 说:
看来你对回答我的问题并没有思想准备啊
yijun 说:
不好意思,你的什么问题啊?
逸尘 说:
那算了,我没有问题了 等以后有问题了再问
yijun 说:
你是指你在我的那个日志里面提到的一些问题?
逸尘 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很多东西不明白也就算了 你那里给我很多启发,我会认真的学习的
yijun 说:
我正是想很好地跟你讨论的
逸尘 说:
我给你的那些资料你看完了?
yijun 说:
哦,看了一下,不过不是很认同
逸尘 说:
我其实也是刚刚看了那些东西,我不是这个方面的专家
yijun 说:
那些东西有些通病
逸尘 说:
当然,不会是完美的解释
yijun 说:
我也是想找时间好好讨论那些
逸尘 说:
从你那些没有完成的作品里面可以感受到的是,你对自己的观点也不是特别有把握
yijun 说:
问题不在于是否有把握,而在于可行进
逸尘 说:
但一切都丧失的情况下,岁月仍然是我们最奢侈的福德---我对这里说的不是很懂

逸尘 说:
一切都丧失--说的是什么呢?请问?
逸尘 说:
我很早也是通过武术接触到一些模糊的思想的,不过我一直没有练,原因和南怀瑾的一样,不过现在想来,这其实是中国人的通病 你练功的那些感受记录下来除了可以作为别人思考之用,其实很难有更多的用途了
yijun 说:

yijun 说:
我倒是没有考虑过用途
逸尘 说:
那些功夫现在还在你的身上吗?
yijun 说:
我发现一种最私人的记录把它最大的公开,其实是最安全的
yijun 说:
所以写在网上,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大体上就是一点个人的记录
逸尘 说:
未必吧 你让我想到私有语言
yijun 说:
所谓功夫,其实就是一种习惯
yijun 说:
渐进的习惯
逸尘 说:
理论的东西我觉得没有什么探讨的必要,我觉得能否在当下轻安最重要
yijun 说:
不是在不在身上,而是就是你的身体的一部分
yijun 说:
你说到了最紧要的地方
逸尘 说:
我说的是,你能经常保持精神良好不能?
逸尘 说:
我自己是经常在麻醉自己,所以看到你的那些记录就想了解一下
yijun 说:
怎么衡量精神良好呢?我总是了解自己的缺陷,自己前后的对比有点滴进步,就是很好的生存感觉
逸尘 说:
工作不会打扰你?
逸尘 说:
在你的启发之下,我也有离开网络练功的想法了,但是始终不能下定决心
yijun 说:
工作当然会打扰我,但工作其实只是一个环境,什么环境都有打扰你的力量,哪怕是深山清泉
逸尘 说:
我和你不一样,我不认为生存的感觉会有“进步”--终日戚戚然,似有所失
逸尘 说:
我很羡慕你拉
yijun 说:
你的这种感觉,跟你偏好理路的探究,也许有内在的联系呢
逸尘 说:
我不过是刚刚才开始认真学习西方的那些东西
逸尘 说:
读哲学让我厌恶生存,不知道为什么
逸尘 说:
练功让我觉得接近死亡,
逸尘 说:
所以,我认为成功的最好时间是 临死 的那个时候,
yijun 说:
我能够想到的一个建议,是最切近地接触实际,实际的问题,实际的工作,实际的物质,换一个说法,就是去考虑具体的自然的问题,具体的人和社会的问题,去动手敲打那样一些问题,同时,离开所谓单纯的哲学
逸尘 说:
你说的是我的生存里面没有的 我刚好就是处于没有实际的问题,工作,可以让我思考
yijun 说:
不是我们愿不愿意接近死亡,根本就是死亡一直贴着我们的后背
逸尘 说:
因为我自毕业之后就一直没有自己的具体的实际的事情,所以,我的问题正是你看到的那些
yijun 说:
所以练功使得我们看到后背,这没有什么不好,只是需要我们拥有足够的勇气来接受和面对,乃至处理好这个阴深的必然
yijun 说:
那你可以随你自己的喜好来挑选自己的实地
yijun 说:
所以强烈建议你不要试图从哲学之类的地方寻求什么
.....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