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不作为是入道之门

我先得承认在这里我有标题党行为,因为这个标题肯定会引起大多数人的不以为然,实质也是,这是一个不精确的标题,因为所谓不作为,我是要指特定的不作为:内在地重估一切作为的价值。既然是重估,那就是先放倒再说。
其实,这个标题也是有来历的,因为这个角度,正是甘地窥入道基的角度。

先放倒再说,不是一句轻巧话,而是一个很关键的步骤,世间烦恼大都源于缺乏真正放倒这个步骤所致。

要先放倒一切,得有一个正当的立场,而这个立场,唯一地只能是那个最原初的存在的立场,也就是:以存在的名义,吾放倒一切。换一个不酸的说法,就是:我已经在这里了,其他一切都无所谓了。

马上,我相信,会有很多人难以接受这个说法。这样一来,岂不就是所谓出世的法子?我们都有现实的处境,怎么可能把出世作为我们的入道之门呢?

这个诘问正是体现了一般人没有理解不作为,或者说无为,的窍妙之所在了。

我评估一个人,有一个最重要的标尺,就是看是否有放弃的能力,能够放弃到何种程度。
我认为,这是衡量一个人的气质本性的最根本最重要的标尺。

但,我也知道我的上述说法是会引起多方的强烈反弹:
1,放弃,难道不是一种消极的人生态度吗?
2,要放弃不是很容易吗?心灰意懒、不负责任,一下子不就放弃了吗?
3,常常采取一个放弃的取向,只会导致人逐渐失能,逐渐成为行动的矮子!
4,放弃明明是对精神强健的反动!最终只会走向懦夫。
5,放弃岂不是违反基本的社会生存法则,纯属书呆子言论根本不切实际。

作为,抽象地看,人只要活着,一个心意一起,就开始有了作为。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无法放弃作为,例如,渴了,我总得要起身去喝水吧,难道这个作为也要放弃?
简洁地说,我所谓的不作为,是指针对外物的作为,我之所以要强调不作为,正是为了强调:你只有具备熄灭针对外物的作为的能力,才能具备专致内在的作为的能力。
熄灭?对,熄灭就是说,你对外物的起意动身,于你而言,要让它成为你手里的一盏灯,你随时可以点燃它,你也随时可以熄灭它。
这很难吗?是的,不仅是很难,而且你看看你自己,我们平常简直就是自己外物作为的奴隶!
-我需要有更好更稳定的社会经济位置,这个目的基本主宰了我的生活;
-我要成为历史上的英雄,这是我终生的驱动力量;
-周围很多人坏透了,我要和他们斗下去;
-…
每个人都可以看看自己,你总会是一些外物的奴隶,有例外的请举手 。

那么,何谓内在何谓外物?
你可以暂且按照一般的理解去认定和辨别,如果还有困惑,试图有更精微的理解,不妨继续看我的解说。

所谓内在,就是指一个人的精神性部分。
所谓一个人的精神性部分,主要包括三大要素:理解,意志,力量。
理解,约略等于佛学所谓智慧,就是你对“存在”之诸多内容的照见,这是一个无涯的任务;
意志,本质上就是一种皈依的情势,皈依于你的定见,就体现为意志;
力量,则是智慧在意志的驱动下,你的实现。这个实现,并不是指外向的行为,而是指贯穿你的行为里面的精神内涵。

所谓外物,是基于你对外部世界的认识,而启动的对外部要求的反应。(这里所谓的外部世界,实际上也包括你的肉体。)

注意了,最关键的地方出现了。你会反诘:外物所基于的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和属于内在的智慧,有区别吗?
区别就在于你的品位不同:
如果你只是停留于利用自己对外部世界的具体认识,然后根据自己的利益或价值选择,来做出行动上的反应,那么你的品位都是低下的,相对追求内在智慧者。
为什么说追求内在智慧者的品位是占据了至高位置的呢?因为他/她直接皈依于实在本身,他直接以对实在的理解作为自己的理解,直接以实在的价值作为自己的价值。
而对实在的理解,就是照见;实在的价值,就是如如不动。

上面我使用了一个较为日常的词,品位,勉强可用,因为这个品位的背后,更精确地说,就是由敏感性和体悟实地决定的。
所以,说到底,你是否把自己的唯一目标转对实在,终究是由你的境界决定的。

回过头来继续问,不作为与作为的关系。
我还是先给出答案,然后再加以解说:
不作为是入道之门,然后,唯有不作为的人,才因不作为而获得最大的作为的能力;
无力于不作为的人,其全部作为都具有损害他内在精神的属性。

【注意】我使用的词汇是“不作为”,而不是“无作为”。不作为,表达的是一种选择,非不能也,不为也。无作为,则可能是无能,也可能是不为。
所以,我说不作为,不等于什么都不做无所事事。
我所说的不作为,更具体地说,是指你具有放弃作为的能力和意志,面对作为的要求,你是自由的,也就是说,你有选择的能力:你可以选择作为,也可以选择不作为。
而,对于没有放弃能力的人来说,他根本就没有进行这个选择的机会和自由。

说到这里,我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指摘我:虚伪!
不然,这个分际简直就决定了天与地的区别。

不作为,直接指向的就是,人生中所谓的实际问题,正好就应该是你可以放弃的问题。
注意,我说的是,“可以放弃”,而不是“一定要放弃”。
这两个意思差别很大。
甘地正是秉承了这个思想,而获得了极大的政治上的成功。他所领导的印度民族解放运动,采取与世界上其他民族与国家都不同的方法,就是“不合作”。
所谓不合作,按他自己的阐述,就是源自薄伽梵歌的放弃瑜伽,无论你如何,我什么都不做,我只是表达我有什么都不做的自由,即令死亡都不足以剥夺我的这个自由。确实,面对政治和暴力镇压,有人选择反抗,有人选择投降,唯独甘地,选择了不合作,就是静静地坐着,随便你怎么对待我,可以棒击,可以关押,也可以枪毙。以此表明,面对一切束缚和奴役,我是本质自由的。
选择不作为,就是选择了自由。

但,选择不作为,绝对不等于无所作为。
在甘地的政治实践里面,面对英国的殖民统治,他选择的是不作为,当英国最终慑服于不合作运动的力量而撤除殖民统治之后,甘地的不作为马上体现为最切近实际的作为,就是现实地承认英国的影响力。
甘 地,并不是印度现代史上最深刻的人物,但他是一个产生了足够影响的实践者,他把不作为的精神贯注到了他生活的一切细节:素食,简衣,赤脚,禁欲,沉默,…他把自己的个人需求和消耗减小到最基本的生存水准。他本来是一个高薪律师,也拖家带口,但他全部放弃了。他是一个活生生的全然不作为的践行者。

关于作为,其实还涉及到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从老子的时代起,对这个问题就已经有了激烈的争论。
就是: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问题,我们到底是应该朝着让社会更加富庶的方向,这个方向必然要求个人去解决越来越多的“实际问题”,还是应该朝着让社会越来越具有精神性的方向,这个方向可以是小国寡民、简衣陋食,鸡犬相闻。
实际的历史进程,就是在这个争吵中往前走的,呵呵。
我的看法是,未来的结局会是,人类的种群会发生分化,出现不同的两个物种。哈哈!

为什么只有不作为才能入道?
入道,就是对道有亲证,这个亲证,不仅仅是对一个抽象概念的认知,因为这种认知,在心理学的层面上评估的话,是程序不可靠的。
什么叫程序不可靠?就是指一个结果,如果不是按照合理程序获得的,那么我们基本可以怀疑该结果的有效性。例如,假如有人跟我讲能够给我一个美国绿卡,但是我从来就没有申请过,怎么能给我绿卡?这个程序就不对,那么我就会肯定说,那个绿卡有假。
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在抽象概念的层面来认知道,那么我们所采取的程序,就是一些已有经验的扩展与类比。例如,对于道,你可能联想到存在,实在,本质,规律,甚至上帝,等等,凡是提到道,各种书籍上都有过各种描述,我相信,每个认真念书的人,都有过极力揣摩其意的经验。而这种揣摩或经验扩展的程序,本身就是错误的入道方式。

那么什么才是入道的正当程序?
这个程序的第一步,是你必须先宁静下来;
第二步,你在宁静中必须通过非想,非非想,非非非想,...诸个关口;
第三步,然后你必须切实知觉到了你是什么。
好了,这还只是谈程序,唯一有效的程序,至于在这个程序里头你所获得的有效性程度暂且不论,只要是你走完了这个程序,才有必要来评估你的结果,是否入道。

也许会有人问,这是唯一的合法程序么?
是的,这是唯一的。
人类有史以来,各种文化各种背景底下的人,都有人达到了入道的程度,他们都统一地遵循了这个程序,差别只是在于描述的语言和方式不同。

那么,不作为,怎么会是如此入道的必要条件呢?
答案就在于,当你切实知觉到了你是什么之后,这个是什么的答案,在整个宇宙都是唯一的。
到底是什么?我可以给出描述,也有入道者给过描述,但这并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个唯一的答案,彻底排斥你的一切外部作为:那都不是你!也都不属于你!
这就是不作为是入道之门的根本原因。

问题很快又来了。
如果我知觉到了我是什么,比方说,我表达为,我原来只是那恒存之道在此刻此地生灭之间的一个显像,那么我还要做那些7788的事情干嘛呢?我都可以不干了嘛!我不是我儿子的父亲,也不是我妻子的丈夫,我不是我父母的儿子,也不是我兄弟的兄弟,我不是公司的ceo,也不是社会的守法公民,我不是北大的毕业生,也不是有成就的律师,我不是...那我还要干那些鸟事何为哉!
是的,你完全可以这么认为,躺下来,不作为。
然后,你唯有皈依你的本质,你所知觉的道。
然而,这个道,具有一个非常非常出乎你的意料的属性,那就是:“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
当你真正皈依此道,你源自此道的真实力量马上将充盈你。
然后,这股力量将滋养你的意志,转化为你的力量。
但是,智慧,还是需要你自己去攫取。
但是,这已经足以重新启动你,去做你正当该做的事情。

继续问题。
我可以不必要不作为,也能够做到天行健啊!
回答:只要没抵达不作为的境界,你就无法知觉道的真如本体,你也就无法获得天道行健之力。而你所认为的力量,只是要低等得多的人的意兴、气质、操作习性、等等驳杂来源的力量,那些力量最终是无根无源的,或许,那些力量能够实际地支持你的人生成就,但根本上,与道无缘。

继续问题。
你那个入道,又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呢?如果我凭借我直接了当的勤奋、平和、乐观、快乐等等,也获得了一生种种目的地圆满,你那道,和我根本没关系嘛!
回答:这就需要运用智慧,才能理解答案。这里的智慧,首先是历史的智慧,就是能够站在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位置,然后你才有可能知道,我们个体皈依于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意义。而在那种意义之下,个人一生的幸福,微不足道。
当然,如果你坚持那种蚂蚁获得的一生幸福,这就涉及到个人的选择了,无话可说,就此打止即可。

Comments

无为,日损,就理解成“去做你正当该做的事情”?

Li Yang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