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文明史

几个明确的历史事件都可以用来标记古埃及文明史的结束:
1,公元前332年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埃及,随后是2百多年的托勒密王朝;
2,公元前30年罗马占领埃及,随后是4百多年的罗马帝国统治时代;
3,公元395年至公元641年,为拜占庭统治时代,或被称为科普特基督教时代;
4,公元641年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开始了直至今天的阿拉伯时代。

骨骼肌的功用

全身所有的骨骼肌,都必须是能够干净利落予以使用的工具。
所以,除非是需要使用其于运动,就必须处于绝对松弛状态。
但,这种绝对松弛状态,又绝对不能是反应迟缓的被抑制状态,而必须是比紧张或兴奋状态,能更加迅猛进行反应的状态。
只有这样,才能是干净利落地使用骨骼肌,正确地行使其功用。

这两个条件,其实是互为因果的。
因为只有足够的松弛,才能提高反应的速度;而只有足够的敏感,才能做到足够的松弛。

统一的世界观

这个世界是统一的,乃我们的基本信念。
但,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观念,或者说理解,却迄今基本看不到统一的希望。
从恒星乃至星系的运动学开始,我们得到广义相对论;从电子的运动学开始,我们得到量子力学。但尴尬的是,这两种从不同事实基础出发得到的力学,无法统一到同一个世界观当中。
甚至,这两种力学自身,都面临深刻困难:广义相对论的宇宙模型,面临可能的暗物质与暗能量的严峻威胁;量子力学的构架下,无法确定标准模型的自由常数,甚至其与生俱来的意义问题,也还未必是最终答案。

“这个世界是统一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与这个信念相关的,还有:

Grothendieck的一段话

看到Grothendieck在他的回忆录《Récoltes et Semailles》第二章当中的一段话,抄下来:

...我有机会在向我召唤的数学圈子里认识很多人,既有我的长辈,也有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他们都远比我聪明,远比我有天赋。我羡慕他们的才能,运用新思想就像玩把戏,仿佛从摇篮里就开始熟悉它们了。
而我自己却感觉笨拙甚至痴呆,痛苦地行走在崎岖的路上,就像一头笨牛,面对一座望不到头的大山,那尽是我决心要学的东西,也是我觉得无法理解其本质的东西、无法追踪到底的东西。实际上,我这个人几乎没有特质能称得上聪明学生,既不能赢得竞赛的奖牌,也不能轻松消化那么多可怕的学问。

知识的定价权

知识,如果籍由技术,而具有了消费价值,那么如何定价呢?
新产品的定价,已经不是单纯的市场机制,而产生了定价权的问题。
现代IT数字产业与医药产业深谙此道。

富士康问题的本质,不是属于细节局部的劳资关系问题,而是资本力量主导下对知识的定价权的问题:美国人希望尽量高地给知识定价,以便单纯依靠高技术产业,来养活全部美国人,包括占大多数的没有知识生产能力的好吃懒做的大胖子们,能够让美国国内达到和谐富足。。。
而暂时缺乏知识生产能力的中国工人的利益诉求是,知识别太贵,使得我们的劳动太廉价。

运动学

我所谓的运动学,是指对在时空舞台上所观看到的运动现象的研究,涵括了一般所谓的力学,但是,一般力学的概念,并没有足够好地抓住要点。因此,有必要使用范围更大一些的运动学。

运动学的历史表明,它总是不得不在我们理解物性的进程中,不断修正自己。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