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的宇宙学原则

这个名词有点绕口,其实只是借用了宇宙学原理:对于这个宇宙的任何一个观察者来说,其所观察到的物理规律及相关物理量,都应该是一样的。
这个原理实际上就是哥白尼日心说的精神延伸:否定人类所居之地球在宇宙之中的特殊地位。
借用到历史学当中来,就是:整个人类的历史,并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中心人群,历史观察者依据这个“中心”人群的价值观所进行的历史观察,相对依据其他人群之价值观所做的历史观察,具有任何意义上的优势。例如,更客观,更理性,更真实,更有价值,等等。

阿罗频多(Sri Aurobindo Ghose)

搜索阿罗频多的中文介绍,常见的描述是,“精神哲学大师”。精神哲学这个奇怪的称呼,可能仍然是把阿罗频多引介到中文世界的徐梵澄先生之发明,详见其著作《陆王学述-一系精神哲学》之二、三章。

东亚史前玉石的使用

所谓玉石,只是单纯按照审美的标准,有别于普通石头的那些具有审美属性的石料。
东亚地区的地质条件,使得史前人类从自然界获得玉石,非常容易而普遍,因此,一旦史前人类开启了审美的眼光,就很容易发现玉石,并开始制作为器物,而被赋予某些功能。

迄今科学发掘出土的最早东亚玉器,是位于内蒙古东部敖汉旗的兴隆洼文化1,距今8200~8000年。

  1. 1. 考古学中的所谓文化,是非常狭隘的时空坐标概念,一般都是以百公里为空间数量级,一个遗存器物类型的延续为时间单位,所构成的文明载体。

函数与方程

函数一开始就精确地表达了因果律,而因果律是我们所谓科学的基本形式,这就使得函数成为数学一开始就紧盯的基本对象。

何以文学常常不具备精神建设性?

因为所谓文学一般并不具备审视自我价值观的内在要求。
常见的文学,是把真实表达奉为终极价值观的,而很少具备更进一步做自我审视的动力与能力,这就决定了文学常常不具备精神建设性,因为所谓精神建设性,正是从价值观的自审开始的。

狄拉克:科学和人生(Dirac: A Scientific Biography)

丹麦科学史家Helge Kragh著,剑桥出版社1990年出版,中译本为湖南科技出版社2009年出版。
译本除了一些不该有的译名错误之外,大体还凑合,可以一看。
原著是非常少见的关于狄拉克的科学传记,对他的几乎全部科学工作有详尽的说明,充分体现了丹麦在科学史方面的功力。。。也许,跟丹麦出了个伟大的玻尔以及哥本哈根学派有关吧。
该书对于做科学的人,或者试图了解科学特别是物理学之纯粹一面的人,是有益的。因为狄拉克只是一个简单的人,简单做物理的人,或者说,通过做物理而简化了自己的一个人。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