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行为

动机

从语用的角度,我们任何有意识状态下的行为,都得预先出现动机,作为该行为的意识驱动。

自然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行为需要有意识加以驱动,以及行为的有意识与无意识之状态分别。参见1

  1. 1. 行为

价值观

何谓价值观?
要有一个好的答案,就得看,我们在什么场景下说到:甲和乙的价值观不同。
只有当甲和乙在面临同一个选择而做出不同的选项时,我们才把这个差异归结为,价值观不同。

所以,所谓价值观,是用来决定我们的选择的。

不过,我们的选择,有太大的范围,还需要约定一下,哪些选择,是与价值观有关的。

价值观本质上还是属于认知范畴的问题,只不过是属于更高阶的认知范畴。
所以如果说知识有接近真理与接近谬误的差别,价值观也可以做类似的判别。

实现

实现有一些稍微狭义的变体,例如实验、试验、计算、成立为一个事件,等等。
一般而言,实现就是指人类的一个意识事件,映射到了一个真实世界的事件。这种映射能够发生,具有这个宇宙之中最伟大的意义。

一群蚂蚁在我房前树下做了一个窝,这是一个真实世界的事件,但,不是一个实现,因为它不是人类的一个意识事件的后果。

物理-事物的真相

“事物的真相”是什么?
我们之所以如此提问,乃是因为,即令我们感知到了某一“事物”,但是,这感知不足以令我们做出构想和选择,所以,我们要求获得进一步的“真相”,作为能够足以令我们做出构想和选择的,更为深刻的感知。

例如,通过多年的观察与记录,东亚居民感知以至于认知到了“四季”所归纳的气候,因此而能够做出农作安排,也就是二十四节气;而即使是多年的地震记录,也没法认知到地震的切实规律,也就没法做出避震的安排。因此,我们能够对春夏秋冬的来到胸有成竹,却不知道地震何时降临。

早期人类工具分析

Table of Contents [hide]

序言

早期人类工具的分析,最重要的目的,是用于还原早期人类的行为空间,及其背后的思维构型。

反过来,从这个目的出发,就可以约定这里所谓的“早期人类”的大约范围:其行为空间与我们现代人类具有进化意义上的差异,或者,毋宁说,我们的目的,正是要寻找到某种有意义的差异,所产生的时代。

行为

自从有了动物,就有了行为这个范畴。
那么,如何描述动物与植物的这种差异,从而刻画行为的实质呢?

这个刻画的关键,是信息的范畴。
可以说,动物之所以能够表现出行为,是因为动物具有把物理信息抽象为符号信息的功能,而植物只能停留在对物理信息的作用上。

运动系统与感知系统

运动系统是行为在进化涵义上的第一个前提,与之相生的,则必然是感知系统,因为运动要有别于扩散,就必须有感知的配合。

行为研究的机器人途径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