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

表述是理性的一个必要环节

很多人困惑于语言,因为他们认为语言这个工具本身不够精确,不足以承担交流的职责。
其实,他们是把真相看倒了。
当一个人感觉自己的语言表达开始模糊,而不足以传达自己的精准意思的时候,那只不过是因为他的表达已经逼近他的理解的边界,说白点,就是只是因为他的理解本来不够精细,才导致他的表达无法精准。
所以,凡是遭遇语言表达困惑场合,其实是说明他自己的理解已经到此为止了,而无关于语言这个工具的问题。

从土奴隶到洋奴隶

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交替盛产土奴隶和洋奴隶的世纪。我期望21世纪,开始出现真正独立思考的一代中国人。
真正的独立思考,如何界定这个“真正”呢?我的标准比较简单化:既不攀附古人,也不依附洋人。

有人会讲,古人,无非只是一个时间概念;洋人,无非只是一个地域概念。你怎么可以拿来作为是否独立思考的判决式呢?
我得承认,我这是在行矫正术,因为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就是,一些人沉醉于古人,一些人又沉醉于洋人,唯独,我很少看到有人能够展现完全源自个人的思想之力量。

是什么和怎么办

是什么和怎么办,这两种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差别。
而这种差别最重要的体现是,我们处理的方式必须很不同。
在性格倾向上,物理常常问的是,是什么;数学常常问的是,怎么办。
在个人问题上,有的人偏向于首先问,是什么;有的人偏向于首先问,怎么办。这既反映了性格的差异,也反映了认知性上的差异。

是什么,是关于“体”的问题;怎么办,是关于“用”的问题。

是什么,是无条件的观看,对于物理,我们惟有如此,越是虔诚,越蒙眷顾;
怎么办,是我们的认知任务,数学,正是要求我们不断地给出概念的方案,给出解答的途径,面对实在的提问。

理性何以是困难的?

这是一很大宗的问题。尝试梳理如下:
1,理性,在人类的基本认知里面,有一个开头,这个开头是必须的,否则,作为动物的人类,必然在自然中无法生存和适应。这个阶段的理性,是以人的基本日常心理作为环境和基础的。
例子:我们的生存和进一步的功利追求,都必须依靠理性来完成。

理性,应该是我们的精神基础

理性,在一般人看来,被局限地认为是某种和科学相关联的东西;而科学,很不幸,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是很职业很专门化的东西。
理性和科学有关,没错,因为科学被误解为职业和专业,而理性也连带着被误解为只有在特殊场合才需要遵循的东西,就是大大的错误了。
何谓理性?从现实的状况来说,理性其实就是我们处理简单事务的唯一正确态度。
何谓简单事务?就是日常常识相关事务。
有人说,理性和对深奥或神秘事务的领悟有冲突。

等你证会的知识

知识,首先是命名,而实际上,我们绝大多数所遇到的所谓知识,也只是在命名这个含义上的知识:告诉你存在一个什么东西,叫什么。
接下来需要你面对的,就是那个据说存在着的东西,对你而言,你需要如何去意识到或者鉴别到,确实存在,或者不存在,或者可靠性有多少,都需要你有个当时的结论。
这样一来,我们的境遇就出现多种情况:
最常见的是,那个东西,是可以轻易被看见的,只要你恰当地达到一个恰当的地方,你就可以直接用眼睛看到:例如一种植物,一个瀑布,一座月球环形山,一种火星气候,一个历史情节,一段隐私,一桩公案...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