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科学对精神的蔽障

科学,是人类有史以来效用最显著的理性成就,籍由科学,人类几乎为自己全新创造了一个生存环境。
但,有意思的是,科学与理性,常常对精神造成极深刻的蔽障。此话怎讲?原因何在?

有两个问题,是科学与精神同时面对的,特别是,当科学已经发展到可以面对这两个问题的时候:
1,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2,人类精神的本质是什么。
正是在这两个问题上,科学与精神有可能发生正面冲突。

何谓理性?

何谓理性?大概这样几个要素:
1,抽象能力。
只要是能够基于原始感知,而抽出概念,就叫抽象能力,例如,不必掰手指头就会数“1,2,3,。。。”,也叫抽象能力,并不是非得要做高深玄妙的东西,才叫抽象。
但是,上面的论述,也说明了抽象能力是可以分等级的,也就是我们日常说的,“越来越抽象了”,不同的抽象行为,是可能处于不同的抽象层级的。
如果一个人不掰手指头就不会数“1,2,3,。。。”,你可以想象他具有理性能力吗?所以,理性能力的一个基本要素,就是具有抽象能力。

也谈科学中的政治正确

所谓政治正确,就是强规范。
规范性的研究,同样是科学的一部分。对这个问题,信息科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Herbert Simon有过很好的阐述。在科学尚无力进行好的实证分析,而又不得不面临行为选择的领域,人类最好的选择,是依据一些理性判断,竖立一些最高利益,在这 样种种前提之下,设立强规范。然后从此强规范出发,来考虑如何解决问题。
这就是科学所遵循的政治正确。

科学传播的关键环节-从伽利略的望远镜说起

伽利略记述了自己之所以制造望远镜的过程:他先是听到一个当时颇为轰动的传闻,说有一个荷兰人制造了一个望远镜,可以通过它看远方的东西,显得很近。有人信有人不信,不一而足。过了几天,伽利略接到一个巴黎朋友的信件,向他确认了荷兰人的那个发明是真的。
于是,伽利略“决心自己来探究望远镜的原理,然后思考用什么方法能够制造出类似的东西来。通过对折射理论的深入研究,不久以后我就如愿以偿”。(Shapley,a source book in astronomy)
我们后来都知道,望远镜到了伽利略手里,开启了整个科学革命的历史。

科学怎么学

在中国科学教育真是极其严重的问题。下面这个是理论物理学家Wilczek的一个回忆文章,讲美国的一档青少年科普电视节目,再比较下中国,都在看些什么呢?少儿频道充斥的全是日式卡通,还美之名曰动漫产业。
现在的科普环境还不如上个世纪80年代,我的青少年就深受科技制作的影响,深刻体会到了自己动手与自然打交道,才能培养对于自然界的真实感触,这种感触是任何阅读,不管写得多牛的读物,都无法弥补的。这种有感触没感触所造成的区别,正是对自然理解深度不同的来源。

宗教与科学的关系

提问题是大智慧,所以才有好问题和坏问题之分。宗教与科学的关系,不是坏问题,但肯定不是好问题。由此而衍生的,诸如,科学能否替代宗教。。。就更不是好问题了。
问宗教和科学的关系,还不如分别问:宗教是什么,科学是什么。
有人会笑话,你这两个问题,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一开始就问两者的关系,背后就会有诸种的关系模式,要引导你来做选择,宗教和科学之间的关系,符合哪种模式。不幸的是,很可能这两者不属于任何你可能想到了的某种模式。
那么,你分别问,就要从容多了。
宗教是什么,我这里有一个叙述,尚未完成,但终究会完成。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