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听音乐的两个境界

一是演奏者的境界,一是创作者的境界。
后者的要求更高,但两者的前提都是,极度的虚静。

演奏者的境界,就是尽管你只是在听,但得去接近演奏者此在的感觉,曲谱是预置着存在的,乐音的行进之道已经铺设在前头,但,这条路,延伸向一个明廓的空间,在那里,乐音的色彩,情感的速度,旋律的意义,...都在等待你的实现。
创作者的境界,那就更加令人沉溺了。前方,没有路,没有景,甚至没有光,只是一片虚明。然后,你只要得到那个人的一个启示,一切皆绵绵而来,意在音先。

突然很伤感

突然很伤感
我知道,那是因为,一个美感的苏醒下,看到一个残破。

残破是事实,问题不是出在残破;
美感是权能,问题也不是出在美感;
问题在于,权能的行使

性,何以有可能损害尊严?

性,何以有可能损害尊严?
更现象地说,性,何以有可能导致精神疾患?
这个问题不记得有任何人讨论过。
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用于理解性与其他生理欲望的本质不同。

先提出几点线索。
性方面的脱离常态的问题,是癔症,甚至是很多精神性疾病的起源。
我们常常看到什么精神病人裸体在大街行走之类的报道,一类精神病人发病的一个通例,就是脱衣服;很大一部分癔症患者,都有性方面的特别遭遇...所有这些,都暗示着,性,对于人而言,是一个牵涉很深很广的部分。

性,固然是属于最基本的生命属性,但也是少数被带入精神领域、并伴随精神发展的生命属性之一。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