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信仰

宗教

我们都是同盟军,因为虔诚,因为神圣。

一切宗教,都只是一个指向;一切无信仰者,亦不得不拥有此指向。这指向,是人类的命定;这指向,就是关于服从与职责。
宗教,延绵几万年以来,做出了无数的尝试,尝试解决这个俗世社会无法解决的问题,尝试解决我们这个粗糙人体无法解决的问题, 做出种种努力。

宗教所尝试的问题

下面这些问题,都是任何宗教都不得不去努力回答的问题,或者说,任何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言之成理的回答,都可以构筑为一系宗教。

疾病与死亡

社会主义的民族理论

之所以一直没能解决好少数民族问题,是因为当代中国缺乏正确的社会主义的民族理论,相反,还不自觉地受到资本主义各种反动理论的侵蚀,从而处处被动。
我这里所谓反动,是指逆历史之方向的反向运动。

社会主义的民族理论,应该是如何的呢?应该是具有前瞻性的,应该是符合历史发展之必然性的。
那么,民族,这个人类社会的重要角色,其历史发展之必然性,是如何的呢?

民族之历史发展,就是两个要点:
一,文化多样性,籍由不同文化相互间更多的交流和补充,而进一步发展;

宗教信仰选择了你,还是你选择了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选择了你,还是你选择了宗教信仰?差别是:

宗教常常首先是寻找弱者,以便获得信徒皈依,被选择的信徒,大都是遇到心灵问题的人;
而如果一个人是基于智慧的需求,而选择了宗教信仰,这样的人就不能说是弱者,其实,是强者。

这两者的差别太大了。所以佛教强调缘头:你为何皈依?
下面这个研究很有意思,有那么一点,说明了懦弱的人更倾向于寻求宗教的帮助,使得信教的人,更大比例地表现为懦弱。

信仰和法律

信仰是政治的重要元素。
这个元素,其真实性在于感召人,而不在于书面化。
信仰和法律,是互为表里的东西。
在法律运作不成熟的环境里,信仰是默认的主导者。
在法律运作成熟的环境里,信仰退回到和法律互为表里的位置。

何以人群必需信仰?

信仰,是任何一个人群都必需要有的。这是一个客观现象。
问题是,如果一个人群的信仰非常弱,会导致什么结果?是否会以某种教训的方式,令该人群不得不增加信仰的强度?
为了恰当地考虑此一系列问题,首先约定一下,信仰是什么。
信仰,粗略地在形式的层面上说,几乎就等于承认绝对性。

信仰的必要性是根植于人的生理体的。

重说大乘之起信.1

你听说过“修行”这件事吗?
听说过。何以有此问...
我肯定不会问你:听说过“吃饭”这件事吗。因为,修行,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件性质待定的事情。

说它性质待定,是因为:
1,我们并非一生下来就不得不去修行;
2,很多文化中的人终生都没听说过修行这件事;
3,我们周围多数人终生无需做修行这件事;
4,我可能尝试过做一些所谓修行的事情,但做不做下去似乎并不能对我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
5,日夜以修行为念,反倒是可能令我的生活复杂化,或者令我的生活失能;
6,我也想修行,但我常常忘记,没有信心;
7,创造了灿烂现代文明的西方人,大部分并没有修行的概念;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