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物我

陈抟

“当于羲皇心地中驰骋,无于周孔言语下拘挛。”
把周孔换为羲皇,似乎是仍然不脱崇古,但把言语换为心地,才是陈抟所要强调的。因此,他所提醒我们的,是要踏实到易之本源心地上,而非拘挛于种种诠释。

陈显微

陈显微,见迹于南宋宁宗嘉定至理宗淳佑年间(1223~1245),被署名的著作有:
《周易参同契解》,《道藏》太玄部,第20册,p271~297;
《文始经言外旨》,《道藏》洞神部-玉诀类,第14册,p690~733;
《立圣篇》,《显微卮言》,《抱一子书》,已佚。

陈显微的世界观,非常清晰地表达于《文始经言外旨》的序言中,该书是他给《关尹子》做的一个诠释,其篇章结构为:一宇,二柱,三极,四符,五鑑,六匕,七釜,八筹,九药。他如此解释《关尹子》的这个结构: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

很多人没有读书的习惯,也有很多习惯读书的人对于读书并没有清醒的把握。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读书呢?
很简单,是为了要熟悉我们周围的人与事物。
这似乎是一个很平庸的事情,其实不然,你之所以觉得平庸,正是因为你的理解过于狭隘。

1,范围。
两性之间的爱情在中文里没有特别专门的词,所以得需要先指定一下,这里的爱,暂时特指两性之间的爱情,需要扩张内涵的时候,再声明。

2,起源。
作为一种鲜明的情感,爱是人类极度精神化的行为。

龙,洗髓经

龙,以解剖言之,就是从大脑、小脑、脑干、整个脊椎,以及颅部的感知神经,四肢的,要而言之,就是整个神经系统。
所谓洗髓,首先是脑与脊髓,然后及于周围神经系统的觉醒与主动。

这所谓的觉醒和主动,是从感知开始的。
人类的感知,其实也正是我们最初始的自我操作抓手。这一基本的事实常常陷于人为隐讳,因为,这是一极度危险的操作。

一般人所谓的精神与心理,都可涵括在心这个范畴里头。所以,对于一般人而言,除却身体,其余全部都在心的范围里头。
也因此,对于心,古往今来我们人类有无数的讨论,以及修为的法则,似乎,无穷无尽。但是,一旦我们充分地把握了这个心,就有能力做到只用一个字,心,来涵括所有那一切,更重要的是,这也意味着,在我们的内在修为当中,我们能够切实地只是把这一切,当作是一个简单的对象,心,予以运用。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