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物我

陈楠

陈楠是白玉蟾的师父,是个绝妙人。
白玉蟾有次向师父请教完修炼之法后,说想把听课笔记刻版印刷出来,刊行天下,然后征询师父是否同意,因为按照道教金丹之术的套路,这叫泄漏天机,可能会遭天谴的,陈楠的回答绝妙:

吾将点化天下神仙,苟获罪者,天其不天乎?经云,我命在我,不在于天,何谴之有?

这就叫道家真精神。

留世著作:
紫庭经,大道歌,罗浮翠虚吟,丹基归一论,阴符髓,内三要,外三要。(道藏.太玄部)

以身为铅,以心为汞,以定为水,以慧为火。
以精神魂魄意为药材,以行住坐卧为火候,以清净自然为运用。

与豁渠交谈

本文所引《南询录》,底本为邓红校注之《南询录校注》,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

渠是个诚实修行人,所以他的这些记录,是很好的修行讨论材料,值得吾等后学仔细参详。

丙辰年,过广西八八岭,徭人出没可怖,强步至岭下,饥饿劳苦之极。跌仆数次,恍惚不能前进,跌坐石上,闭目休歇,情念净尽,生死利害,都顾不得。当此时,清静宝光,分明出现,曾所未见;曾未有的消息,曾未有的光景,非言语可以形容。此是渠饥饿劳苦之极,逼出父母未生前面目来。渠功行未圆,涵养未至,参究未透,尘劳未释,故不得解脱,知前在云南悟的是相外消息,今在岭南见的是相外光景。

悟,被用来指一个转变,而且是,发生在瞬间的转变。
为什么是发生在瞬间?
因为,所谓悟,就是能够稳居于一个刀锋刃口,这个刃口,就是现在。要稳居于此刃口,需要积累极为深厚的技巧和理解,否则,对于试图攀援者,总是会跌落到刃口的两边,过去与未来。而一旦稳居于其上,那就是于瞬间得以实现。

但是,这种瞬间的转变,并非你所想象、所期望-基于对常态的自己充满厌倦因而期望-的,绝然不同内外环境的突变,而仅仅是一种改良主义的推移和挪动:缓慢而深在地,改良这个现在,它的所有内容,都在这种改良中获得质变。

菩萨

菩萨,存在吗?
当然存在。

那么菩萨是一个什么模样?
没什么模样,并且,也绝对不是你在寺庙或者图画里面所看到的那种模样。菩萨不是人,也不是拟人,或超人,根本就是,没什么模样。

那么菩萨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你要肯定这个世界存在最高等的力量,决定了事物最深在的发展,那么,你就只好把那种力量,约定为菩萨,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叫什么,无所谓;像什么,就不必了,重要的是,承认那样一种力量的存在。而这,正是我们人类得以继续在此苍凉宇宙奋斗的根本信心之所在。

菩萨,与我们每个人,同在。

佛家所谓“空”,一定程度上约略等于道家所谓“无”,当然,一定程度之后,就有差异了。

空,是佛家对于世界的基本看法,但,正是在这个基本看法上,绝大多数人总是逡巡难入,得不到正确的理解,或者说,体悟。在这个意义上,佛家所谓的修行,何尝不是一个试图正确领悟“空”之涵义的进程呢?

这样一个局势,根本上决定了,如果试图用一篇文字,即可令读者了知“空”的涵义,是徒劳的。但是,文字,总是有用的舟筏,如果使用得当。

中国道统

中国的思想,中国的境界,必须有一个鲜明的阐述。1

这一阐述,用古人的言语,也用我的言语。因为,纯用古人的言语,无从贴近现代;纯用我的言语,无从展现源流。因此,我将摹绘一幅历史的长流,你我,皆在此长流中涌动,向前。

先秦诸子

  1. 1. 在这里,我用“中国道统”来指称此一思想之核心,而不仅限于指儒家之正脉。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