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

我执不破就不可能有真正进步

个人的进步,当然有无数的涵义,可以用来指无数的情形
这里,我要用来指气性的改进,敏感性的提高,精神境界的更新
这样的进步,是必须以我执之破为前提的

然后的问题是,一个人真正的进步有可能由另一个人的作用决定吗?
不然,真正的进步都是在其自身。
那么,爱呢?爱的涵义下,能够起到人之间进步的决定作用吗?
前提是,这个爱,是如此本质,以至于两个自我的赤裸搏杀都不至于被动摇。
理论上存在的,犹如地外智慧,你有什么可能性找到呢?

自我的凝固

几乎可以说,几乎所有人的自我,都是凝固起来了的。
要意识到这点,并不是那么容易,也许一个沉重的悲哀下,有点滴的返照泄漏到意识面上。
这也是自然的,因为自我惟有凝固,才构成他们生存之基础内容。

在自我的凝固这么一个真相下,我们再来理解人性,再来理解我执,甚至是,再来理解生存之命运,都变得非常容易。因此,我希望藉由一些足够显眼的现象来引导对于自我的反省,透视其凝固过程的反省。

自我的凝固是一个终生动态的过程。但,无论如何动态,都还是一个比较简单的结构在里面,困难的是在,我们如何看到它!

首先,我们不妨大胆地直截了当地,就把我们此刻的自我,定义为凝固了的。

阿罗频多的进化概念

阿罗频多是一个继承者,也是一个发展者,他最主要的工作,是把进化的概念渗透到他所继承的精神知识当中。
但正如进化的概念在20世纪被广泛使用的绝大多数情境一样,阿罗频多几乎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内涵来使用进化这个源于生物学的概念,而并不是遵循生物学范畴的进化概念。
那么阿罗频多的进化到底是何内涵呢?

也许,阿罗频多把著述看作是他非常重要的工作,因此那样一个著述的目的,也许导引他对于精神成就,更多地,是采取一种知识叙述的态度。所以他不得不使用英文建立了一些精神性对象的指称,例如超心思等,其中就包括进化。

阴阳应象大论

__阴阳应象大论.素问第5篇__

阴阳,是内经殊为关键的一个概念。在现代,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呢?阴阳应象大论给出了极好的线索,或者说,该篇为我们示范了如何在对症状的理解当中使用阴阳这一对称的范畴。因此在本篇,我们应该是反过来读,即问题不在于什么是阴阳,而在于什么类型的症状群是被定义为一对阴阳以描述其相互关联。

首先,“黄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给予__阴阳__这对范畴定调。
然后给出作为一种“元描述”的阴阳:
|>

素问 wrote:
治病必求于本,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

决气

灵枢第30.决气

在本神篇里,气是作为具象的质地而提出的。如果要被我们接触到,也就是说,从仍然带有抽象性质的一个范畴,变成为更加具体的可观察的对象,则有6个途径,就是: 精、气、津、液、血、脉。

在内经里,同一个词汇,常常会根据具体的语境,而指称为处于不同抽象程度的对象,例如本神篇里面的气,和“精气津液血脉”当中的气,即是处于不同的抽象层面的对象,因此黄帝自己就说:“余闻人有精、气、津、液、血、脉,余意以为一气耳。”

本神

灵枢.第8.本神

本篇首先一口气界定了13个概念,几乎就构成了一个形而上层面的完整意义上的人,而这样的一个人的概念,则是西方古希腊传统的思想未曾有过的1
这13个概念是:德、气、生、精、神、魂、魄、心、意、志、思、虑、智。

它们以一种Euclid公理的叙述风格如此定义:

天之在我者德也
地之在我者气也
德流气薄而(有)生者也
故生之来谓之精
两精相搏谓之神
随神往来者谓之魂
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
所以任物者谓之心
心有所忆谓之意
意之所存谓之志
因志而存变谓之思
因思而远慕谓之虑

  1. 1. 古希腊自然观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