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

内经释读

何谓医?即试图把医疗这样一个针对自身的行为归结为两个范畴:
应变-从进化与生存的层面上看,如何适应内外环境的变化,是最根本的任务之一
自新-自新是一个更高级的难题,但未必不能说是进化的一个自呈的目标
最后是,医疗,即我们至少拥有选择应变和自新的选项:通过一切手段,修改身体本来的不良应变,例如阻止发炎;再就是实现自新,例如一般意义的康复和抗衰老。

入静的生理背景

[Long-term meditators self-induce high-amplitude gamma synchrony during mental practice]
或者 http://www.pnas.org/cgi/content/full/101/46/16369
遵循感受的导向,在东方的传统里,一系列的自我精神修习方法,终究是需要在外物或对象的角度予以观察。
可以肯定的是,物质技术的手段将以另外一种语言方式来描述我们可以如何改造自己的精神,这对于日益把精神活动分解到基因,脉冲,递质,信号等物质层面的那样一种自我物化和贬斥的倾向,是一个扎实的反对。

后续的问题将会是非常有趣的:假设我们做到把一些功能性的指标落实到物化机制的指标上,例如假设记忆力的提高可以由某一些回路的电生理指标来描述,而传统的修炼手段可以导致该指标的变化,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使用早先流行过的所谓生物反馈法的思路,积极地针对该指标而练功呢?

意识就是大脑之所为吗?

当然是。
但这句话似乎还是有问题的。

国家地理05年3月的封面:

By James Shreeve Photographs by Cary Wolinsky

在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人能够把自我意识的活动定位到大脑,应该算是个不大不小的领悟。
但从意识现象出现在这个物质世界里面的意义来看,意识的荣耀不只是属于大脑这个最新创造物。

也许这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
意识到是大脑在作思维,而不是手指或心脏,这就预示着人终将确定大脑每一个可观察对象的功能:中枢神经系统各个部位->核团,回路...>>>>神经元,受体,递质,基因,...
然后呢?

现象与意义

挣脱一般的言辞之争,现象,可以说成就是图像。意义,则肇始于感动。

常用的现象,与实质相对称。隐含的意思就是我们对于现象的描述,是可以不涉及实质的。

但与其拿现象和实质来相对称,不如拿现象和意义来相对称。

因为现象和实质只是在我们一个认知方向的进程上展现差异,并被命名;而现象和意义,则是完全不同的认知方向的产物。
这样一来,这里所使用的现象包含了一般所谓的实质。

何谓意义?
一个寻求意义的典范是王阳明曾经试图从事的“格竹”,作为现象的竹子,与作为意义的竹子,正是王阳明当时苦苦寻找的岔路口。
不妨来体验一下王阳明坐对竹丛的心理:眼前的竹丛,首先是一个现象。对于这个现象能够怎样呢?作为现象来理解的话,可以有形象,动态,生态...凡此种种,但这是他坐对所寻求的内容吗?

如何处理小人-社会心理与人格成长的交集

道德与人格的领域,常常是难以引入客观视角,但不妨从最远的地方开始逐渐缩短焦距。
最远的地方就定在人的历史上吧。历史当中一个非常难以处理的对象,是群氓,或者说群众,也就是所谓小人。
最古老的政治,大概正是起源于如何处理小人,然后才是路线斗争。
现代社会流行一个神牌,叫民主,其实极端地有必要站在一个最大的背景上来考察所谓民主的完备性问题,因为群众在本质上是不可能掌握权力的。那么现代西方社会所主导的民主的真相是什么,更是应该在完备性的背景上来考虑。

首先,我将不涉及价值判断,尽管我最终的目的是价值的判断。但我更倾向于站在纯粹的现象层面,因为我坚信,现象的层面,即足以令价值自动呈现。为什么,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观念比较的基础

如果要对来自不同历史的观念进行比较,那么比较的基础是什么呢?两个基础:

    每一个历史都构成一个观念的传统,其历史结构能够形成一个一贯的心理认知态势; 来自不同历史的传统,正是在心理认知层面具有根本的互通性质。
然后,就可以进行自然的比较。 问题是,如何将此种心理认知层面的知识纳入规范可交流的范畴,也许,得从头做起。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