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物我

何以文学常常不具备精神建设性?

因为所谓文学一般并不具备审视自我价值观的内在要求。
常见的文学,是把真实表达奉为终极价值观的,而很少具备更进一步做自我审视的动力与能力,这就决定了文学常常不具备精神建设性,因为所谓精神建设性,正是从价值观的自审开始的。

尸居而龍現,淵默而雷聲

尸居而龍現,淵默而雷聲。
特別是後一句,常被簡化為淵默如雷,作為修辭來使用,遂使原意逐漸丟失。
這兩句話,其實是實境描述,真切得很,本無半點誇飾。
最早出现在《庄子》里,維摩詰經裡有此一象,後來禪宗語錄多次出現,皆是實境描述。

描述的何等樣實境呢?
就是當自己完全沾附到自己的實體,從生理到心理到精神,籍由無言,籍由靜默,真的是雷震破天。
這是實境描述,所以,如果你沒有感受到此處,只能說是還沒有做到靜默如斯,無言如斯,安居如斯。

正如《續古尊宿語要.6》所做的精微描述:

一山一宁

一山一宁(1247~1317),临济宗杨岐派第十世传人。元大德三年(1299)八月被元朝廷作为使节派往日本,以其道行和文化力量,折服整个日本,遂终生居留日本,弘临济禅法,创日本禅宗二十四流之一的“一山派”。去世后被当时的天皇后宇多封以“国师”称号,并题写像赞,“宋地万人杰,本朝一国师”。

一山于日本文保元年示寂,临终一偈:
横行一世
佛祖吞气

用功,在别处还是在此处?

其实,你总是生活在别处,你的用功,也是在别处。
比方说,此刻你的,一个意象,一个思想,一个意念,一个意志,一个规划...究其实,都只是发生在别处。
那么,何谓此处?
此处,就是现在,就是直心,就是定慧相等
所以,你总是生活在别处,用功在别处,除非,你定慧相等。

禅门传灯

这个系列关注于历史上那一个个的禅门成就者,他们以各种篇章的形式,遗留下财富。

禅门传灯.1

天竺國菩提達摩禪師論

该文仅见于敦煌遗书,应是中国某未留名之禅门大德所著,假托达摩之名而已。

禪門之法,如經論所說,乃有多義,非直一名。一名禪定門,亦名制心門,亦名照心門,亦名覺心門,亦名察心門,亦名正心門,亦名知心門,亦名了心門,亦名達心門,亦名徵心門,亦名息心門,亦名定心門,亦名悟心門,亦名住心門,亦名安心門。

武学概论.5

从修禅的角度,那所谓噪音,就是一种或多种习性。
对于受到习性沾染的人来说,言与无言之间的分际,基本是没有概念的。无论是表达出来的言语,还是独自自我内部的言语,基本没有受到监察与分辨,而只是受到习性的驱动。
所以,要首先在频度上降低这噪音,然后在气质上改造自己,不仅着眼于治标,更着眼于治本,就必须走上修禅的道路。

【动】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