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物我

信仰

信仰的必要性根植于人的生理体。
那就是:作为这个冷漠宇宙中的时刻面临种种严酷对待的孤儿,人类的生理体需要有一个终极的解决方案,对每一个 个体而言都可以称为终极的解决方案,就是他能极尽其力,调节其生理状态至一种安然,这种安然对应到其意识领域,就是信仰:至少有一个绝对性的东西给他一个 肯定的答案。1

个体的信仰需求,映射到社会群体,就是对于一切事物的心理确定性,这种确定性,因群体的信仰,而得到最有效的加强。

  1. 1. 参见:何以人群必须信仰?

音乐的存在,就足以说明,听,对于人类精神的关涉程度。
类似于说话,历来的修行教程都教导我们,五音使人聋,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入静,是更为方便的。
但,这仅仅只是方便。
更要紧的是,听,是我们生存的正当权能,更完善的解决方案是,如何提升我们的听,使其成为精神修行的权能,这正是佛学传统中所谓“观音”的内涵。

直接的做法,就是,听。
不必刻意地去选择场景,你只需要在此刻,听。

爱之作为精神的饲料

如果说生存知识行动信仰都是向内的,都是面向自我的,那么爱,就是向外的,面向自己所身处的世界的。
一般情况下,往往把爱理解为一种情感,其实是误解,或者说,需要重新定义。
站在精神修证的立场上,爱,就只能是纯粹向外的,常用的词汇就是“敬爱、慈悲”。

信仰用作精神的饲料

信仰,是人类的终极情态,因为,我们本质上受到限制。一旦前出到人所未至的畛域,唯有信仰,直接转化为意志和行动,成为我们最重要的力量。
不过,人间的信仰,具有多种的形态。每一个人的信仰情态,都是由其精神境地来决定的。
所以,信仰用作精神之饲料,也具有多种的形态。

行动用作精神的饲料

具有行动的能力,是人作为高等动物的基本内涵。
但,唯独人类,可以赋予行动以高等精神的本质。
一般的情形下,我们就可以观察到,意志、决断、理性、热情、敏锐、...等等诸多的品质,都是行动所不能缺少的。
所以,行动也完全可以成为精神修行的良好道场。

但是,行动本身,并不会自动成为精神修行的道场,除非我们在行动中具有精神的自觉。

何谓行动中精神的自觉?

一个字

行、住、坐、卧,体姿有多态;言、默、笑、闷,情态有多种;...凡人之生存,状态繁复,固然各有其对治的修行法门,然万言终须归于一个字,以统摄全般。
这一个字,其实是任意的一个字,因为,这个一个字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统摄于至简的一个字。因此,当你使用任何一个字,都实际上是在重新给这个字灌注涵义,一的涵义。

一个字,只是一个仪式,其真相,无非就是你的整个心灵态度。这里面,若是用分析的手法去看待,固然有认知的斥候,有生命气息的随顺应发,有感知的精微圆成,有精神之各项权能的高昂运转,但,都无非只是成就此人唯一的心灵存在。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