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

为什么我们追逐智力成就?

[[一种普遍的爱好]]
[[Lindemann的争气故事]]

智力,如果我们视为一种官能,特别的地方,在于它是可自我发展的。
作为[[一种普遍的爱好]],正好可以提示它是基于一种官能。
这种官能,在最原始的形态上,应该是源于对于预测性的需求,而对于动物来说,要使得行为得以发生,可预测性是必须的要素。

Lindemann的争气故事

一个跟历史上的今天有关的故事:)
Lindemann在1882年4月12日证明了$\pi$是超越数,立刻从一个为了保住职位而努力的小讲师变为众目所瞩的$\pi$的征服者,因为他等于是彻底解决了古老的化圆为方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他的这个成功在很多当时的数学家看来是别有一番感受在心头,典型的如Minkowski,大抵是有些觉得Lindemann侥幸捡了个宝而已。
Lindemann当然很在意这样一种形成了氛围的眼光,于是他决定要继续证明自己的数学能力,尽管已经不必担心失业或薪水低廉。
他选择的证明方式是攻击另外一个更耀眼的数学明珠-Fermat大定理,显然,他由此而注定会是不幸的。据说,他针对Fermat大定理的一系列文章,每一篇都是为了修正前一篇里面的错误:)

数字背后的人择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

冬去春来,人可以有如许鲜明的印象
但,看了看温度表,其实也就是10~20度的差别而已。
正是如此微小的数字区间,为人类的生存留下唯一的温度狭缝,超过摄氏40度和低于零下20度,于人都是不可长期持续的环境,实际上在人类学会造房子后能够令人感觉舒适的我想也就是一个20多度的区间吧:)
要问的问题是,这样的一个温度狭缝,要出现,要稳定维系,在这个宇宙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呢?
首先是太难得了!

金星的熔岩地表--from NASA

Fortran95科学计算语言

这本大概是2001年2个月左右仓促弄完的关于fortran95的倒霉书,在几年之后似乎仍然是国内唯一的相关中文书,尽管乏善可陈,但似乎还有点点用。
发现序言性质的第一章在网上流传甚广,大概因为这章是这本书当中纯属原创的内容呵呵,而其他内容主要是译自一本手册,只是在整体串连讲述上花了点心思...估计大多数到我这个旮旯窝棚的来客都是搜Fortran95而摸进来的,赫赫,典型的阴差阳错.
因为实际上我并不懂fortran,就好像我并不懂在这个日志里面提到的几乎所有东西一样。
再说还没看到需要使用它的时候,

微积分入门

这本书最初大概是在1998年有过部分稿,后来在1999~2000年再次出版。
同样的,尽管是局限于教参的构架,但尽量做到了数学思想的挖掘,以便起到高等分析数学登堂入室之用。
重新改写的话,同样可以在一个更为综合的观点或者说基础上,开展入门的分析。

微积分入门: http://krsna.lamost.org/popular/calculus_basic.htm

逾渗就是逾渗

逾渗是一种典型的可以使用概率指标来描述的过程。
数值上模拟的关键是随机数的产生,尽管本质上只能获得伪随机数,但自然概率现象就真的具有真随机性吗?
不过随机的本质是什么样的并不重要,数值模拟是某个方面的有效描述,而对于自然,这个方面的描述是可比拟的。
似乎还有点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这样一个数值随机模拟是可行的,而这种可行是不是也还是有局限的呢?
从自然的角度而言,这样的常常被称为偶然性的过程,是涉及到结构生成非常重要的部分。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