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观照

含凡日省录之关于爱的聊天(07年2月2日)

那你认为人是否应对如此的(心灵映照的,直指心源)爱情有所坚持呢
冬青 说:
这个怎么坚持呢?你只能做你能做的,又不能把这个时候用绳子系上用保鲜膜封起来,两个人能走下去就走,像沈从文和张兆和;走不下去的,如胡兰成张爱玲,这不是“坚持”的事。
见小曰明说:
哦,对,用坚持不准确,我是想问,人是否该有这样的爱情理想?并且坚持这种理想,哪怕终身孤独。你是觉得这种哪怕终生孤独好,还是妥协一些不坚持这样的理想好
冬青 说:
张爱玲后来不就单身了很长时间,晚年在美国才和赖雅在一起,赖雅穷困潦倒,不久就死了,张一生其实也就和胡爱过那么一次
见小曰明说:

观的境界的提升步骤

观是一个动作,需要由浅入深地提升其境界.

最浅显的,是回忆与评判,就是一种写日记的状态,这是第一步:你的生存,需要被观察,而位置最有利的观察者,就是你自己.(至于为什么需要被观察,那是另一个问题:观察自我,是一种人格上的需求.)
从人的成长角度来看,观察自己,是一项需要学习的技能和素质.儿童的人格成熟,几乎就等于自我评判机制的建立.儿童之后,对自我更强的观察能力,就需要一个被称为成年修养的过程来进行教育了.

日记式的观,是非常软弱无力的,因为这个观,只是培养和练习一种态势,面对自我的态势,而并非现场的动作,自然缺乏现场的力量.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