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印象

狄拉克:科学和人生(Dirac: A Scientific Biography)

丹麦科学史家Helge Kragh著,剑桥出版社1990年出版,中译本为湖南科技出版社2009年出版。
译本除了一些不该有的译名错误之外,大体还凑合,可以一看。
原著是非常少见的关于狄拉克的科学传记,对他的几乎全部科学工作有详尽的说明,充分体现了丹麦在科学史方面的功力。。。也许,跟丹麦出了个伟大的玻尔以及哥本哈根学派有关吧。
该书对于做科学的人,或者试图了解科学特别是物理学之纯粹一面的人,是有益的。因为狄拉克只是一个简单的人,简单做物理的人,或者说,通过做物理而简化了自己的一个人。

Grothendieck的一段话

看到Grothendieck在他的回忆录《Récoltes et Semailles》第二章当中的一段话,抄下来:

...我有机会在向我召唤的数学圈子里认识很多人,既有我的长辈,也有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他们都远比我聪明,远比我有天赋。我羡慕他们的才能,运用新思想就像玩把戏,仿佛从摇篮里就开始熟悉它们了。
而我自己却感觉笨拙甚至痴呆,痛苦地行走在崎岖的路上,就像一头笨牛,面对一座望不到头的大山,那尽是我决心要学的东西,也是我觉得无法理解其本质的东西、无法追踪到底的东西。实际上,我这个人几乎没有特质能称得上聪明学生,既不能赢得竞赛的奖牌,也不能轻松消化那么多可怕的学问。

听音乐的两个境界

一是演奏者的境界,一是创作者的境界。
后者的要求更高,但两者的前提都是,极度的虚静。

演奏者的境界,就是尽管你只是在听,但得去接近演奏者此在的感觉,曲谱是预置着存在的,乐音的行进之道已经铺设在前头,但,这条路,延伸向一个明廓的空间,在那里,乐音的色彩,情感的速度,旋律的意义,...都在等待你的实现。
创作者的境界,那就更加令人沉溺了。前方,没有路,没有景,甚至没有光,只是一片虚明。然后,你只要得到那个人的一个启示,一切皆绵绵而来,意在音先。

生活,只有一个答案

生活,只有一个答案:
奋勇前进,慈悲仁爱。

以此,解决一切问题。

数学的本质是干净,物理的本质是肮脏

为什么说数学的本质是干净?我们人类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是遵循既定的臣服原则的,要把我们的认知明晰化,就得干净、毫不含糊,因此,基于一些约定来发展一个数学,我们就得竭尽其全部涵义,不留一点模糊。

为什么说物理的本质是肮脏?物理指向的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我们人类面向此世界永远只是在履行一个观看的使命,这意味着永远存在一个只能默然知其存在但尚未予以照明的本体部分,一切图像永远只是暂时便于我们观看

北戴河山海关游历照片

用手机拍的,勉强看得出意思。
这是一个早上,我一个人在海边走了很久,从这个角度,我想起了《大西洋底来的人》,一刹那,我也很想自己就径直走向海底...

这是北戴河海边沙滩上的波纹,它的形成很有意思,下面的细节:

沙滩上的那块花纹很有意思的,问题是,只有大概3~4米的幅面出现这个,左右就都是平整的沙面了,什么条件导致这个区域有这个花纹的形成?

下面是北戴河海边岩石上的侵蚀图纹: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