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1,范围。
两性之间的爱情在中文里没有特别专门的词,所以得需要先指定一下,这里的爱,暂时特指两性之间的爱情,需要扩张内涵的时候,再声明。

2,起源。
作为一种鲜明的情感,爱是人类极度精神化的行为。

我是可耻的

我是可耻的,因为20年来我执着地渴求爱--那个我执拗地认为不属于任何原因的结果,而只能是全部结果的原因的东西。

含凡日省录之关于爱的聊天(07年2月2日)

那你认为人是否应对如此的(心灵映照的,直指心源)爱情有所坚持呢
冬青 说:
这个怎么坚持呢?你只能做你能做的,又不能把这个时候用绳子系上用保鲜膜封起来,两个人能走下去就走,像沈从文和张兆和;走不下去的,如胡兰成张爱玲,这不是“坚持”的事。
见小曰明说:
哦,对,用坚持不准确,我是想问,人是否该有这样的爱情理想?并且坚持这种理想,哪怕终身孤独。你是觉得这种哪怕终生孤独好,还是妥协一些不坚持这样的理想好
冬青 说:
张爱玲后来不就单身了很长时间,晚年在美国才和赖雅在一起,赖雅穷困潦倒,不久就死了,张一生其实也就和胡爱过那么一次
见小曰明说:

莫名孤独袭来

因为理想
令我坐下。

我的梦中情人~

前段回老家,搬回所有的书,其中就有一本小书,明末叶绍袁的《甲行日注》,最后附有他妻子给他们的女儿写的传记《季女琼章传》,记得第一次读,都痴了。
大概是1986年底的事,恍然20年了。

——————————————————
季 女 琼 章 传

女名小鸾,字琼章,又字瑶期,余第三女也。生才六月,即抚于君庸舅家。明年春,余父自 东鲁挂冠归,余归宁,值儿周岁,颇颖秀。妗母即余表妹张氏,端丽明智人也,数向余言, 是儿灵慧,后日当齐班蔡,姿容亦非寻常比者。

我应该相信什么?

肯定,不是发自人的言词。
肯定,只能是事物本身。
因此我一定要沉默。
记录一下。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