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Archive

《新心学》目录

那是什么?

--望着空洞的蓝天,他说,那是什么。

1~2岁的小孩子,刚开始进入这个世界,大人们喜欢指着这个指着那个,告诉他/她,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这里面其实包含了多重的误会,首先,大人们用手指的动作配合着一句话,真正有意义的,其实就是末尾的那个名称,小孩子得到的东西,就是那个名称,对应着你手指的某样东西,这个行为,也就是命名。

因此,当我们第一次接触到“那是什么”这个句子时,实际上是在命名。

我是谁?

金庸的读者大概都知道这个著名的问题,“我是谁?”
难倒了西毒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我就是一个吸引中心,把一堆元素吸引到一起,一番循环,然后又散开。”
“劳驾,有点创意好不好?那是一个最原始的细菌都会的活。”
“我是一个大自然的资源掠夺者,哪里有生存机会,哪里就有我。”
“劳驾,有点创意好不好?任何一个植物或动物都能占据自己的生态位,从而有它灿烂的生命。”
...
“我是谁”,这个问题直接源自“我从哪里来”。

舛部

舛 chuǎn
最初是单纯的几何构型的描述,“对卧也。《说文》”,由此构型而衍生出描述性的“乱”意。
朝臣舛午,膠戾乖刺。注:言志意不和,各相违背也。《汉书.楚元王传》
躁静异尚,翔沉舛情。《抱朴子.任命卷》
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其道舛驳。《庄子.天下篇》
诡类舛错。左思《吴都赋》
遵塗每多舛,顾省能无忡?王融《静行诗》

此一“乱”意,延伸到了该部的两个主要的字:舜,舞。

舜 shùn
《说文》,草也。草自然有乱的成分,特别是繁茂状。五帝之一虞舜,名曰重华,正是取此繁茂之意。

舞 wǔ
《说文》,舞,乐也。

画面的节奏与叙事-评<一代宗师>

先说值得肯定的,再说不足之处。
1,比较好地回答了王家卫自己的之所以拍这个影片的动机问题:为什么要拍这部影片?就是要弄明白他看叶问临终前拍的一段咏春拳演示录像时,发现途中停顿了一会儿,为什么呢?王家卫用一部电影来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回答得基本清晰:延续这个武学传统的责任,大到了何种程度。
2, 第一次贴近了真实武林来反映功夫,而不是基于幻想臆想。因此,可以说是第一部如此立意的影片,展示了传统中国人美好的一个方面。这点难能可贵,因为现代中国人对于那些东西已经很陌生了。

不足之处:

几何

几何作为一类问题的解决方案,最早是从一个基本的物理对象上抽象出来的,即物理空间。这个抽象行为相当成功,2千多年前即得到了欧几里德几何学。
不过这个抽象对象-空间,具有多方面的特性,可以予以推广,从而切合更广泛问题的研究。
例1,把空间视作齐性对象或现象的集合,如果再加上该集合元素的连续性结构,设定好度量方法,就得到了Riemann空间,从而将之用于更为复杂的物理对象,例如相对论时空。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