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也讲坛经.5

“念”,可以理解为人的某一项高级生理机能的行为表现,该项机能作为进化的结果,自有其必要性。但是,这个必要性,本身不能保证任意的“念”行为,在一高等精神价值观的评判下,都是“正”的。也即,存在一个判别准则,使得人类可能的“念”行为,可以分划为两类:一类为“正念”,一类为“妄念”。
于“念”中而不“念”,这里的前一个“念”,就是指“正念”;后一个“念”,就是指“妄念”。

问题是,何谓正,何谓妄,何谓这其中的高等精神价值观。

这一伟大的分野,建立的精神进化的概念之上。
生命之生理体制的进化,已是一确然的事实,但作为人类最新近之进化结果之表现的精神,是否成立其进化之概念呢?
透过人类精神历史的重重迷障,这一进化进程也是确然存在的,并且是,人类无限多样化之精神追求相状的唯一真相,也成为人类之一项高等精神价值观。
若要列举这无限多样化之精神追求相状,必是一无限长的列表,诸如:道德的追求,以及道德迷惑所带来的生理困扰;理性的追求,以及理性欠缺所带来的失能;心境的好恶,以及失去心境把握所带来的心理疾患;幸福的追逐,以及失去幸福所导致的生命质疑;...所有这些方向与选择,都实质是指向同一个方向:精神进化的方向。精神进化的概念,也正是由人群中的圣者,籍由自身的比常人更多更深入的经验,而使之明晰化了,明晰化到获得精神权能的概念,用以说明精神进化的稳定态势:衡量精神进化的指标,就是看是否稳定形成了新的精神权能
而所谓正念,正是一项于常人而言的新的精神权能。

这一新的精神权能,并非完全凭空而生,而是源于旧的,并用于替代旧的。这对应的所谓旧的,就是我们日常所熟悉的“念头”;而后,又由于有了这一新的精神权能被称为“正念”,对应之下,我们可以称呼那旧的,为“妄念”;而作为对于旧的替代和否定,这一新的精神权能,亦可被称为“无念”。
所以,正念,并非我们日常言语环境下所理解的“正确的好的念头”,妄念,也并非我们日常言语环境下所理解的“错误的不好的念头”。又由于语言的使用,在我们常人,总是一守旧的标记,而很难具有向新的伺探功能,所以常常有效的标准是,妄念,一般都有向外的或向内的言语相随。

因此,所谓于念中而不念,就是以新生的正念,逐步替换已成为习性的妄念。

那么,正念由何而生?生于对妄念,或一般所谓念头的否定,无念,不念。停止,否弃你日常的全部念头,逐一地去做到这点。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停止,只能意味着彻底的失能,只能意味着堕入顽空。所以,无念的要点,不是停止,而是生成。新的权能之生成,正是精神进化的要点。
对于这一生成,有两种姿态:一种是获取,从无到有的获取;一种是自有,本来就有,只需要澄清而被见证。
表面看来,这两种姿态似乎是相反的观念,其实不然,仅仅是两种不同情境下所侧重的力量有所不同而已:获取的姿态,便于修砺的持续耐心;自有的姿态,便于澄清的自信意志。两种都是必要的。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正念如何而生?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