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心斋.3

神气,是一种极其神秘的,这个生命体制的权能。
对每一个人而言,必然是,唯有籍由修行,才能使得神气,由极其难以捉摸,发展为任意的弘大。
难以捉摸,我相信是所有初始修行者的苦恼感受。这个难以捉摸,不等于是绝对与你绝缘,不是,多少你可能有点机会,能够体验到身心巨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不是来自药物、食物、饮品、际遇、成功、感官、...任何外在的凭借,都只是宣告神气的死亡。
这种力量,纯粹来自自我内在的生命动机。
唯独这样的机缘,才给予你捉摸的机会。也因此,她是难以捉摸的,因为,对于修行的初学者,这样的机缘,太少。

而任意的弘大呢,则纯属真实进步的锱铢累计,你能够记得住自己挣取的每一分毫。注意,这是一个有效的判别条件:唯有分辨得出那每一个分毫的积累,才是真实的进步。反之,若只是妄者,必然只能给予你一些虚饰的言辞,而全然没有分辨和记忆。

神气不是某一抽象物,而是建立在诸多的基础之上:
1,生理的基础:神气就是一种极致的凝炼,被凝炼的,不仅仅是你的注意力,更基本的,还包括你其他的一切精神能力,诸如感知力,控制力,理性,静定,鸟瞰,具体而微,无疲倦。。。都被这种生理的体制所收纳凝集,构成你所能够发出的最强大的力量。
2,心理的基础:在神气的灌注下,心理的部分不再成为你眼前飘忽的游荡者,而成为你最驯服的仆人,最忠诚的助手,从而使得心理回归其本源,一种从感知到理性行为的界面缓冲机制。而随着修行者的进步,这个缓冲机制将逐渐消融,以至于无形。因此有所谓圣人无心之一说,正此谓也。
3,审美的基础:神气赋予你的,将是至美之境,具有绝对的美感判断准则。而所谓美的判断,其极致,也就是达致神气的境地。
4,精神的基础:只有当精神发育至某一个程度,神气才能自然而发生。此前,都只是对神气的模拟。

敏锐,恒是一个人精神生长的最前锋,是神气所派遣的侦察兵。
正如一只没有前锋的队伍,必然是一团糟围着自己打转的低等兵,一个缺乏敏锐的人,其精神必然因迟钝而陷入停滞。这,其实是人间大多数人那里极其常见的境况。
神气与敏锐,是鸡与蛋的关系。愈强的神气,其所支遣之敏锐也愈精壮;愈精壮的敏锐,也因此而助成愈强之神气的发育。因此,没法说两者的前后。

坚韧,不是别的,其实就是知见力量。
但,为什么要额外立一称呼,为坚韧呢?
因为作为坚韧的知见力量,常常需要面对一种特定的知见障碍,那就是无信心。
信心,简而言之,就是具有预见势力的动机;无信心,就是缺乏预见势力的动机。
预见,或者说,预构、预测,本质上就是人类精神之目的:我们之所以发展出精神这样一种新兴的权能,正是因为要扩张自己的预见力量。实际的预见,固然是以知见为核心,也需要勇气做决断,是我们精神的一个综合结果。
所以,缺乏预见,而不得不启动一个动机,这样一种情势,就被称为无信心,这就构成一种知见障碍:缺乏精神向导的踯躅者。
一旦陷入徘徊,疑移,灰心,甚至崩溃,那么你所需要的,正是坚韧。

十字诀:庄严,心志,神气,敏锐,坚韧。是分说,是繁说,分说,是因为实作中我们无一可缺。但是,大道至简,一旦你内中的诸等力量皆得健壮了,你就可以约万端为一。
凡此五端,其实亦为一,此一者何?现在。
“现在”,是一个特定的范畴,我拟做一个专门词条:现在 加以讨论。
但此处,还是有必要继续在约繁之间,往返讨论。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