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终极答案

全部的问题,实质上都只是功能紊乱造成的。相信我,只要你的一切功能(或权能)正常运作,你就会明澈地前进中。

有三个要点:
1,把全部问题归结为功能紊乱,不是要给我们免责,因为,我们全部的功能,我们都有责任予以了解和管理;
2,一切的意思,就是不能落下一点,被我们忽视和无明;
3,正常的意思,就是不紊乱。因此,这个标准门槛其实很高很高。

举例:
懈怠,疲劳,昏沉,沉溺,困惑,...诸此种种,都是典型的功能不良性症状,而这些,正是绝大多数人主要问题的产生背景。

1,将你的全部表象,看作是一些功能的实现,这是观看自我并获得关于自我的知识的第一步成就。
这个步骤的关键,是学会区分你的功能,或权能,本身与其表现。
例1,我们的性欲与我们实际的性行为,一者为我们的功能,一者为该功能的表现,两者的混淆不清是绝多数人极大的弊障。
例2,我们的美感与我们的情感,前者为功能,后者为该功能的表现,同样是心理学的一大隐秘。

2,意识到功能本身需要精粹和提升,这是我们关于自我知识的第二步成就。
从自我的一切表象中,提出功能来,并非凡庸可成的,而是需要气象的形成,藉由气象赋予你的力量,你才能明确你的某一权能。
进一步,你的任一权能的增进,都必须藉由你的气象的养成与发煌。

我们本体的存在,就是一项完整的功能(权能),这个宇宙的一项完整的功能(权能);
而我们存在的全部表象,则只是该功能(权能)的种种表现。
我们从自身的表现出发,剔出诸种功能,一步一步地明确它们、提升它们,终极的目的,是我们基于自己的个体,就能够趋向、把握我们那一项由本体存在所体现的权能,那项宇宙的权能。
这就是我们人生的终极答案。

因此,我们在自己生存的每一处,都可以找到一个必要性:必须区分此地的权能与它的表现。
而由此被区分出来的权能,本质上都是临时但绝对必要的器械,我们运用这些器械,一切障蔽皆应声而落,委地入尘。

正因为这样的鉴别是遍在我们生存的每一处,跟随我们的行进境地而变化,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告诉你:我们所有人一致地是由哪些具体的权能组成,但,粗略的观感是大体一致的,并且是可言说的。

例3,抑郁症是怎么回事?
抑郁症在人群中越来越常见,或者说本来患病率就很高,只是现在倾向于予以明确指认,并予以药物治疗。
而药物治疗也显然是有效的,那么问题就是,抑郁症到底是纯生理现象,还是主要属于心理现象?
一个可能被指认为典型抑郁症的例子是这个(插一腿:洗盘)。
我的答案是,如果某项功能你还不能予以澄清并获得你的有效掌握,那么当该项功能发生日常紊乱,累计到一定程度,必将损害该项功能本身的生理基础,所谓抑郁症就是这样一种现象。

那么抑郁症如何矫正?端赖你的力量。力量不够,则需辅助以药物,但药物只能作用于纯生理层面,绝对无补于你的精神能力;力量足够,则也可纯凭籍心力予以自我治疗。

例4,上述导致抑郁症的病理学过程,是非常典型的,类似的问题很多,例如基于性的权能,就常见大量的病症,直接或间接地延伸至心理各方面。

例5,美感的权能,是一个极端敏感的问题,艺术的癫狂与伪饰,情感的激烈与扭曲,也常常发展到病症的程度。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