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kosmos

傅山

一个与自己有些距离的人,常常可以用一句话做出描述;而一个与自己非常亲近的人,却很难找到一句话来描述。傅山于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傅山的人生,遭遇了三大惨剧。
第一件,是他26岁时,妻子张静君不幸染病去世。这样一个“苦于情重”之人,从此终生不复娶,并立志习医,成为了一个伟大的医生。
第二件,是他37岁时,明朝结束,异族入主中原。
第三件,是他78岁时,正当壮年的独子傅眉突然离世。普通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已是人生难以承受之重,更何况傅山傅眉这一对是如此独特的父子呢?
傅山妻子早逝,给他留下的这个独子,由其奶奶抚育成人后,就终生不离傅山左右,既为父子,亦为师友。傅山入道之后,放弃全部家产,一辆车,父子俩,拖带着书,行走四方处处家。“父子共挽一车,暮抵逆旅,辄篝灯读经史骚选诸书,诘旦成诵,乃行。”1这个儿子几乎就是一个青壮版傅山,“黑云不可测,气压无远迩。”2精神气质学问智慧皆可追乃父,因乱世而究心军事,一杆长枪,更是深得窍妙。然,天嫉英才,突遭剧病,猝然离世。临终之时,不能执笔,唯有口号,呼两儿记录,留下《临终口号二首》:
父子艰难六十年
天恩未报复何言
忽然支段浑无用
世报生生乌哺缘

西方不往不生天
愿在吾翁双膝前
我若再来应有验
血经手泽定新鲜3
三百年后闻之,令我潸然泪下。

  1. 1. 王士禛《池北偶谈》卷八《傅山父子》
  2. 2. 傅眉《我诗集》卷一。
  3. 3. 傅眉《我诗集》卷七。

Syndicate content Syndicate content